新 版 论 坛 使 用 答 疑
搜索
查看: 117090|回复: 269

[异性恋] 我的直男老公和直女老婆 (有H有女有直男、三人行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8-28 01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/登录后可以看到图片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注册(Register/登録メンバー/회원가입/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ียน)

x
今年是我和磊、歆在一起的第6个年头,现在两个小孩分别3岁、1岁了,两个都是儿子,大儿子下周就开学上幼儿园了。写这帖子也是刚好闲下来,回忆一下和磊和歆的这十几年,情节上超过九成是真实的,有些地方肯定要加工下,否则太容易对号入座上了。
8 O) L  J2 p) Z4 G% i
; B9 c" X; O$ e6 }. ^3 a3 F  B我是80后的尾巴,家住在上海松江,歆和我是高中同学、前后桌。2 c  R0 B& k5 g
我算是标准的糖二代,家里都是国企、公务员上班的,算不上有钱但也衣食无忧。歆是山东人,父母80年代来上海打工,母亲做鸡的,后来出车祸死了,父亲没啥工作,整天在家赌博,娶了个后妈,也是靠后妈在外面卖,才混口饭吃。
1 w2 W3 a2 ?! T8 K我中考考得还行,考进了松江二中,但我上了高中就掉队了,整天玩魔兽,玩传奇,也不学习了,后来抽烟喝酒泡网吧样样在线。我小学就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子,00年左右那会,谷歌还能随便搜索“porn xx”字眼时候我就发现自己的性取向了。# z* [+ A0 B6 ^9 y; U1 ]
歆应该是从高一开始就喜欢我了,可能为了靠近我吧也和我一起玩魔兽,跟着我去网吧上网,游戏里也要和我取夫妻呼应的名字,在几个铁哥们的怂恿下我们游戏里一直老公老婆相称,但歆一直没和表白,虽然我也能看出来,但一直看破没说破。歆是真的聪明,和我一样的时间去网吧玩游戏,学习却一点都不掉队,还能参加竞赛班。高二那年暑假,歆被挑选进了学校的物理竞赛班,因为竞赛班的学生暑假要补课,而歆平时寄宿学校,暑假补课便没了住处,恰好我是走读生,家就在学校边上,歆由于经常来我家吃饭所以和我爸妈也都很熟,于是我就直接让歆暑假来我家里住了。: N& n' r$ H# t# ]9 d
我爸妈对歆真的很好,感觉像对自己亲女儿一样,比对我还亲,我学习不好,于是爸妈还老让歆督促我学习,当然他们不知道,我去网吧都是带着歆的,哈哈。培训班的头一周就来了台风,我爸妈都是公安局的,算双警家庭,那会还没有双警家庭执行勤务必须留一个在家看孩子的规定,所以爸妈都抗台去了,那个台风特别大,好像就是当年的云娜,我有点记不清了,反正特别厉害,毕竟能刮到上海还有这么强风力的台风,屈指可数。那天晚上,整个松江都停电了,我和歆在家不断在窗户边上擦水(那会窗户都是老式的,风大了会从缝隙漏水进来),到了后半夜风口过去,基本太平了,我和歆也累了个半死。我想起来前几天有人给我爸送了白酒,那天我爸不在家,我开的门,白酒被我收下以后我就偷偷藏起来了也没和我爸说,我和歆说干脆我们一起喝了得了。歆也是猛女,听说酒量很好,当然事后证明确实很好,山东女人,酒量比我一个上海男人好。后来我们就靠在窗户上,因为没来电,只能点了根小蜡烛,一起喝白酒,喝了没多少两个人都醉了,歆过来和我表白
; h+ n/ y8 Y" L$ F7 a4 V5 ^“穗,我喜欢你”% A; {: d' M; v. T, B1 |
“歆,我很早就知道了,但我是gay,你知道gay么,就是张国荣那种”
" a9 _+ r+ x+ u4 M" B“穗,我知道你是gay,你电脑里的浏览记录我都看到过”
  }! Q6 t- H+ t“...”我无语,我这八成是碰到女特务了。
9 a9 o1 _3 c  f' Z4 M- |2 H: X“穗,我不在乎你是不是gay,我真的很喜欢你“$ M$ I- a+ \  r0 O/ }
这时候歆已经把脸靠了过来,烛光微弱,但还是能看到歆泛红的小脸蛋。" G+ @- D$ A% H
歆说不上是美女,脸上有一点点雀斑,眼睛不大,嘴唇略厚,脸颊微圆,以现在的欧美式审美可能有点像黄种人版的瘦款蕾哈娜,但在放在当时,绝对是很普通的一个女孩子。2 T2 f/ b6 |+ S  P/ Q
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很久没打飞机,或者是白酒有那么点劲儿,或者就是因为高中生有用不完的性欲,我竟然硬了,由于是夏天穿的小运动短裤,从半硬到全硬的那一下,还顶了一手短裤,这顶的瞬间,特别明显,歆直接就低头看了一眼,然后用手摸了上去。5 F: E  ?* O; V# l  _1 c
”穗,你看你,还硬了,还说自己是gay,我不信“
; t; c% l( R+ V”我真的是gay,啊啊“
" M3 F( f" Y* k3 `% L3 x, q歆直接用手撸了几下,爽得我直接叫了出来。虽然小学六年纪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,但一直没有过性行为,这次还真的是头一回被人玩弄鸡巴,那快感至今都难以忘怀。6 p" u8 I  ~1 n
”穗,你鸡巴好大啊,比我爸的都大“% F+ Y8 w: [6 i0 |) O" a% M$ Z$ s
”我这个不算大啊,你不是看过我上网记录么,那些外国人的才大“/ p1 G/ R5 w- H
”已经很大了,你毛也好多,怎么肚脐眼上都是毛“# _4 h+ \! O* q( k  f3 [
”额“...  我不是很接的上话,说实在的,我觉得就算我是直男,当时也会语塞吧,但歆真的很老练的样子,一点都不像一个高中女孩。正当我短路时候,歆用左手拉住我的左手,从下往上伸进她的上衣,把我的手放在她奶子上,然后用右手拉住我的右手,从她牛仔裤里伸进她的裤子里,然后用嘴压在我嘴上。/ b9 B. \' H. c4 w
”穗,我想要“6 J  C: `" f9 B. |' _7 p+ l
”歆,我真的是gay,我真的喜欢男孩子“
1 B+ i7 d% c! w+ A% v& Y# A( u/ @”我不信“# |4 n; H2 a6 k; }. `2 O
”啊,脏,别  ...”,这时,歆已经把我鸡巴完全含进嘴里,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,本能的抗拒已经变成一种躺平的享受。
; b5 q) A. e# u* K歆很熟练得口着,还深深得闻着我身上的味道,一直说我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( _- c+ N9 y$ E- I
“老公,闭上眼”( T  s' i4 Q3 a+ C" D5 M
“啊”
( m; m" e; {) `5 G( q' K0 o“我坐上来了”/ b( f& B/ Q3 g6 E' q/ _
“啊,好滑啊,我是不是要带套啊”
+ }$ u* H% K4 _/ w& ^, X7 i  L4 I“不用的,我月经刚过,没事的”- G& l! @# o( T! e' |2 d
“歆歆,你好懂啊”/ O2 _8 g; Q) k9 E8 N
忽然,一切静止了,歆靠了过来,贴在我肩膀上,大概过了半分钟,我发现不对劲,于是睁开眼睛,发现歆在哭,但什么都没说。
7 W5 A' g, _, g6 a- Q“怎么啦,歆”
8 h, o5 X% X& h  g“没事老公”8 a$ |& j- d! ~7 r

" w' B6 n" o- p" [, i2 E) J“那我来了”
( g# g+ ?" A& u5 X1 c. m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去操,我也学着GV里男人操男人的样子,开始操歆的逼,一下,两下,啪啪啪啪啪啪,后面歆一句话也没说,我就那么一直木木得操着,我时间本来就长,喝完酒更长,虽然是第一次,但也废了很久功夫,才射,不用说,直接射在歆的逼里。8 e" J; j$ B# N! S$ I6 }# z
那个晚上,我把我前面的第一次给了歆,一个直女。
3 d" O5 O1 d# k) H, w* ^; w5 q+ l  ^我们家是连排独栋,我卧室的同一层就是歆住的客卧,整个暑假,几乎每一个晚上,歆都偷偷过来和我睡,我都射在歆的逼里,也不知道什么,歆一直没怀上,当然后来才知道原因。/ b# `- z( o2 z& I* J' `
歆后来告诉我,她妈妈是做鸡的,在她很小还没记忆时候陪老板出车祸死了。她爸爸是个酒鬼,每天在家喝酒赌博,后来强奸过她,她爸爸每天在家开赌博场子,有3个她爸爸的赌友都强奸过她,后来她流产过2次,这也是她之后一直没法自然怀孕的原因(我们的孩子都是试管做的)。
$ `. v3 p5 L/ ^, G/ K在她记忆力,她爸爸和另外两个强奸过她的男人,鸡巴都很大了,因为都撑住她阴道了,让她很疼。但我的鸡巴比他们的都粗,所以才有了第一次和我做爱,就说我鸡巴特别大的原因。歆还说,我的鸡巴虽然更大,但能让她特别爽,特别能流水,可能是我硬度和持久度都挺好的缘故,她后来才和我说,第一次体验到女人的性高潮,就是那个暑假,和我在一起时候...还说当时她就一晚上高潮好几次,这都后话。  o3 y' s, X# B* D3 T2 W9 K1 ^- U: [3 k, Y
2 A6 r! ]  Z, W4 m4 ^/ K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8-28 02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2( M/ O4 `' c9 w+ M8 ^) c3 _8 r/ p

  q0 x* m# M1 P6 |2 P! L% Y/ _" A高中的后面2年,我和歆一直是男女朋友关系,我和歆说了我喜欢男人,歆也知道,后来歆也相信了我真的是gay而不是骗她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和歆一直存在着床上的默契,我看着GV会硬,看AV会软(或者说晕逼),但看到歆脱光衣服,我竟然能硬,而且很硬很硬。" ]# V, p; o. w5 }5 p6 G6 @4 z
与此同时,歆也知道,我喜欢男人,她并不为此感到困扰,相反,她接受了我在她面前就是个性爱机器的事实,真的,只要歆和我睡,我就能比直男还要直男。' T4 c' D% T. S$ ^: U; e
高三毕业那年,我志愿填了提前批,中国刑警学院(二本),歆则已提前批录取了上海外国语大学(校招,免高考),我要去北方上学的前晚,或者说和歆告别的那夜,我用好几年的压岁钱,开了一晚外滩君悦酒店的套房,套房很大,是复式,有两层,我和歆中午就住了进去,还特意带了好几瓶酒。! A! ^. d" M* e1 T/ z0 E/ \
/ @# [* h, a8 v( h0 y  \2 K9 M* ]  j( S$ b
18岁的我,发育成熟,鸡巴足足有18cm,粗细差不多要一个食指和中指才能握住,还不能满握住。毛发呢,从大腿一直蔓延到小腹。鸡巴敏感到一碰就硬,虽然容易硬,但缺特别不容易射。
$ M1 q0 S8 Z, z/ S% S歆呢,还是那个欧美审美下的中性脸庞,乳晕荡漾、厚唇迷离的性感女人。
8 L" @4 }8 G2 J0 Z% M5 s那晚我们先去了奥巴马,当时上海著名的gay吧。我和歆在酒吧的舞池边上,我们买不起卡座,只能在小凳子上坐着,歆喝了点酒就开始往我身上蹭,我也用我的硬度回应了她,歆偷偷拉开我前面的拉链,把我铁硬的鸡巴赛进她的逼里,然后就一直不动,我们两个就这样禅坐在一起,外面看来,像极了一个娘P坐在一个man1的腿上,哈哈。% @' m) g$ p) u5 J& Q
酒过半旬,有个黑人小哥哥来搭讪我,我英语不好,没听懂黑人小哥说什么,但歆接上了,她和黑人小哥有说有笑,期间黑人小哥哥过来亲了亲我,也亲了亲歆,我大概知道今晚要发生什么。  B1 g3 p& ~+ J& h
午夜,我、歆、黑人小哥哥打车回到君悦。4 o6 T) k, k3 t2 R
一回到房间,我便扒下黑人小哥的裤子,直接舔了上去,可能是和歆太熟了,也可能是酒精的刺激,我丝毫没有估计歆的感受,歆估计也是被惊到了,没想到身材和性格这么man的我,看到男人,还是会饥渴得和女人一样。但下一秒,一切都变得如此自然,如此和谐。6 C4 D) u2 Y  Y- G" D) W% ]
黑人小哥一点都没被我突然的口交惊讶到,反而镇定自若,褪去了上衣,褪去了下衣,露出健硕的身材,和硕大的鸡巴。歆也一起迎了上来,舔食我已经全硬的鸡巴。
) l& |1 v! P/ O& @) C那一晚,我第一次做0,歆一直捏着我的手,帮我度过痛苦,黑人小哥确实有点晕逼,没法和歆做爱,我则一如即让,在歆的逼里喷射,满足了歆。
2 [5 b% j7 y' q- w, d, v第二天,歆和黑人小哥还在睡梦中,我就起床拿起已经打包好的行李,独自一人,去往北方,去往象牙塔和理想国,开始了我的大学。7 L2 B8 ?, D9 F* q- e1 N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9-2 04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
* i9 g6 O; X$ V$ N# O' t7 m1 F; @感谢支持。故事超过九成真实,我不是双,我就是一gay,磊和歆都是直。# t1 r& G8 l$ i  u
性行为这个东西,还得看启蒙的那次,启蒙的那次是同性,而且体验很好,那gay也不会排斥特定女人,直男也不会排斥特定男人。1 N* v( R5 k6 l8 n7 ^* \6 I6 C
别不信,还真的是这样的。3 [' u, B9 b, o4 o
( ]& g( Q1 U% n* j! c
3         (本节剧情向,没有床戏)& H( \6 ^- n+ v# r. K  M$ H

$ `  z( R3 ^- n# Z3 P  n2 t大学,歆留在松江,上的上外。歆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女人,大一刚入学就背着我交了男朋友了,这里说背着我,是因为在所有同学眼里我们都是一对,甚至我自己也默认了这点,其实我对歆是open的,我一直和歆说的是“碰到合适的男孩就别和我异地恋了”,但没想到歆一踏入大学校门,就找了男人,而且换过好几任,还一直瞒着我、欺骗我,这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,这算番外,暂不展开。1 a# E6 M; b4 L. a
0 m0 Z! d7 u4 U" Z' b
好了,可以开始讲讲我的大学时光了,真的是满满的回忆浓浓的爱。
5 ]5 n: H* ~$ D* X  ?# `2006年的夏天,我一个人坐着飞机到了沈阳桃仙机场,爸妈坚持要送我都被我拒绝了,18岁了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这么远门,还是大东北,当时真的觉得自己很man。报道的第一天我被分到了励学楼229宿舍,到宿舍时候发现是个6人房,3个上下铺,当时就感慨北方条件真的挺艰苦的。进宿舍看到靠窗的下铺上已经放了个行李箱了,行李箱是那种外面包尼龙的,很大,很能装,但绝不是殷实的家庭会选择的那种。行李箱半开着,里面塞满了内衣内裤,看着样子,已经洗得都泛白了。我并不知道自己的铺位,就随便放下行李。床铺很脏,积满了灰尘,于是我出门来到我们这一层的公用盥洗室想找个抹布什么的擦一擦,正当我打开寝室门往外走的时候,有个人像从镜子里走出来一样,一步不早、一步不晚,撞在我身上。说是镜子里走出来一样,是因为这人和我正儿八经一样高,撞就撞了,他一抬头瞬间我也抬头,看到对方的脸时候,我俩都愣了一下,不敢十分像,但至少又六成的相似。
" v9 A9 m. Y5 C/ u% X5 ?) V小眼睛、小嘴巴,眯着眼看世界,还能挤出抬头纹。乳白色的小背心,是当年特别松垮的款式,下摆能拖到屁股根儿。皮肤小麦色,瘦瘦的没什么肉,腋毛特别亮眼,不需要抬手都能看到腋下横出来一大撮黑色。2 V5 s3 P+ {: z. {( ?8 F) q+ V$ f
“啊,不好意思”
2 x1 @$ N, f( n% k“啊,不好意思”
; h9 C- H8 X0 M$ f/ \同时开口,同时尬住。
: k! T  v9 B2 @8 r3 h: z4 Q“...  我叫磊,我甘肃的,你也住229啊?”
, i0 z$ ^1 l* e0 B( T5 C! n“啊,是啊,我叫穗,上海的。”
1 }8 p/ p7 x8 A9 \1 _  h就这样有了和磊的初见,人生若只如初见呐,我至今还能清晰记起那个瞬间的每个细节。
6 ~+ U. o# h! _2 r( w
* w! b8 V0 Y" x; r; M; B( I  m那时候我并没有入圈也完全不知道有gay圈的存在,只是通过自己上网浏览网页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。现实里我也不仅一次对男人产生过好感和性欲,但这次对磊的感觉,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独一档存在,放现在来看,真的就是一见倾心的心动吧。* C# U4 Q( S) @/ |  \6 s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9-18 0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' C9 p) F3 [/ ?! D图片格式似乎因为图云的关系挂了,这里补充文字的,可能要审核。" M8 l) D+ w! _/ P" w

3 N9 p" o5 i7 }, H' q7 s* i% g$ f; s3 s7 N+ g, o) V
, f5 _/ K4 z6 J
4 c6 ]0 G) W, \0 ~% c
5 第一次,飞机,口交
出柜以后,我对磊的感觉发生了微妙变化。
一是我自己原因,我刚来北方是只做1不做0的,但大一下半学期交了一个活特别好的炮友,把我逐渐开发出来了,开始慢慢体会到做0的快感,在身体支配下,自己逐渐变骚;二是磊的原因,他是真的没把我出柜当回事,我俩关系反而更铁了。这里插一句,我和很多直男都出柜的,高中同学、初中同学,玩到一起的,到后面我都会选择性出柜一下,一是我自己性格,在最好朋友面前特别不喜欢装直男参与他们讨论女人的话题,二是我出柜目前100%成功,真的一次都没闹僵过,经验只有一条:不要真的喜欢上直男,你就把他们当兄弟,当玩伴,然后告诉他:
“穗哥我喜欢男人,今天喝了点酒,把你当兄弟,才告诉你的!你要有认识的拉拉,一定要靠谱的,千万帮你穗哥物色一个,好让你穗哥假装结个婚和家里有个交代。”
这句话真的万能,所有听到这句话的直男在我出柜以后,和我都更铁了。
磊也是,自从知道我是Gay,他开我玩笑更肆无忌惮了,还好我也是能接住玩笑的人。这里也和坛友们分享下怎么对付直男的玩笑。
比如磊在很多同学面前开我玩笑时候:
“小穗穗,是不是菊花又痒了,晚上洗干净了等爸爸干你”
千万别慌,人越多就越要这么说:
“得了吧你那3厘米小牙签我又不是没用过,捅了一晚上都没啥感觉”
或者
“求求你别洗了,我保证把屎拉你那小破鸡巴上恶心死你”
反正本着一个把玩笑开大的原则。
但,如果他是和你一个人时候开玩笑:
“小穗穗,是不是菊花又痒了,晚上洗干净了等爸爸干你”
这时候就要暧昧一点了:
“别等晚上了,我现在就去洗,我马上把我男朋友休了以后认你做老公”
差不多就这样,骚一点,给足直男面子。
言归正传,大一马上结束,期末要考游泳,磊这游泳是真的拉跨,一学期教下来压根没学会。我这边因为小学时候报过暑假班,加上南方游泳机会多,所以还凑活。
考试前的周末,磊拉着我去学校游泳馆临时抱下佛脚,我很开心得答应了。
为了不影响白天去网吧玩游戏,我们赶着早上6点游泳馆刚开馆就去游的,是的,就是这么早,警校生活都是6点起床,游泳馆也是6点开门,我记得清清楚楚。练游泳的过程很乏味,基本都是我用手托着磊的肚子当作支点,然后教他怎么游。游了快1小时我感觉这辈子也教不会他游泳了,真的废柴,他也感觉出来了,自己躺平算了,于是就草草结束。
游泳馆澡堂分两个小房间,由于是夏天,但游泳馆还是用的热水,所以第一个房间里跟蒸桑拿一样热得不行,在我建议下,我们去了第二个小房间,冲起了凉。
北方初夏的晨光从房间顶部的小横窗照射进来,把磊分成两截,小腹以上是阴,小腹以下是阳,咪咪小眼,三折抬头纹,浓密到外溢的腋毛,粗粗的大腿撑起三角泳裤,中间的大包一鼓一鼓。插一句,能让我正面欣赏身体,还得感谢北方兄弟的“好习惯”,去了北方以后我发现,北方人洗澡,都喜欢身体朝外,甚至翻开包皮洗鸡巴这种动作,也是面朝堂子里的人群做,丝毫不避讳。这在南方是不可想象的,南方人去澡堂洗澡不要太害羞,不脱内裤的就不提了,就算脱了内裤,也一定是身体对着墙、对着碰头,有人和他聊天也绝不转身的。
我看得有点入迷,虽然和磊一起洗澡快2个学期了,但还真是头一回二人世界共同沐浴,也是头一回在CG感十足的光线下,欣赏磊的身体。我有点硬了,不过好在穿着泳裤察觉不出来。磊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觉到我在看他,毕竟我在暗处,他在光照的明处。他先是脱下泳帽用水冲洗,然后脱下泳镜,仔细清洗镜片内测和外侧,最后他对着我的方向把三角泳裤脱了下来。
他竟然是半硬着的,包皮都褪下了一半。
我的Social第六感告诉我我应该上了,于是大踏步走上去
“小磊子,不争气啊,第一次和我二人沐浴,你就硬了,你真是直男么?是不是喜欢我啊”
这种时候必须贼喊捉贼,气势上压着直男。
“操你妈都赖这三角泳裤太紧了,一直磨我鸡巴头。还是你推荐的买三角的,是不是你就想看我硬才骗我买三角的啊”
“拉鸡巴倒吧你硬起来我又不是没看过,有一次半夜起来撒尿看你硬了我还比划过呢,小鸡巴和我比起来差多了”
“来劲儿了是吧,来,我还不信了没你鸡巴大”
磊直接过来扒拉我泳裤,这是我没想到的。不过后来磊告诉我,他颜值不算高,家里条件也一般,他说西北人在村里,小孩时候就爱比鸡巴大小,他是村里几个小孩里鸡巴最大的,他说高中看上他的那几个Gay叔也是喜欢他鸡巴,特别爱吃。当时我说他鸡巴小,他真的不服气,所以就来扒我裤子。
我求之不得,直接把泳裤脱了下来,这回我已经全硬了,一根18厘米,拇指食指刚好握住的鸡巴,直挺挺得出现在磊面前。
磊有点慌了,竟然开始撸自己的鸡巴,可爱得像个孩子。
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磊哥,你这是干嘛,还真要比大小啊,要我帮你撸么”
“别了,你撸我我会软的”
只见磊的鸡巴从斜向下45%开始逐渐变长变粗,也变翘,甚至于马上要贴到肚皮。
“磊哥你鸡巴这么翘啊”
“是啊,用过的都忘不了”
“操进逼里那不得小喷泉啊”
“是啊,沈音那姑娘就被我操得湿了一张床单,就你上次见过那女的”
“我也把女人操得湿了一床单过,哈哈”
我加速撸起来自己的鸡巴,磊也加速撸了起来。
“没毛病,穗哥你这根够大的”,“唉不对,穗哥你不是Gay么,怎么还操过女人”
“有女孩子勾引过我呗”
“我也是,初中就有Gay勾引过我,后来操过屁眼子”
磊重重得撸了一下,还抬头对视着我,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“穗狗子你怎么不撸了,这么快就要射了么,菜逼”
我着实被惊讶到了,因为之前他没提过自己有过同性性行为这事。
惊讶之余,我忽然就放开了,在一股巨大力量的推动下,我凑了上去
“嘘,别说话,把眼睛闭上”
磊闭上了眼睛。
我蹲了下去,把磊的双手从他鸡巴上支开,用嘴深深含了进去,把鼻子扎进磊的阴毛里,就算刚被水冲刷过,我还能闻到一股浓郁的男人的骚味,磊的包皮很长,完全勃起还有一半龟头藏在包皮里,我用舌头慢慢翻开,仔细品尝。磊的鸡巴真的很翘,自然状态下全硬时候是贴着肚皮的,我用最叼着,能深切感受到龟头的弹力,顶着我的上颚。
一切那么安静,没有人说话,只有浴室里流水的声音,晨光照在我脸上,我抬头往上一看,期待着磊睁开眼看着我的样子,可惜了,当时他确实只闭着眼,很享受,但没有睁眼。
忽然,外面传来了声响,看来是有人结束游泳来冲澡了,我赶紧起身,磊也迅速转身,我俩的鸡巴瞬间都软了下去。
磊过来给我搓背,悄悄问我
“怎么样,好吃么”
“我吃啥了?我是在量大小,你不是要比大小么,我刚量过了,一样大”
“操你妈占了我便宜还嘴硬”
“哈哈哈哈”
就这样,和磊的第一次性行为结束了,我俩都没射,也没正经比大小,后来比过,确实一样大,连粗细程度都很像,只不过我的前细后粗,磊的中粗后细。磊的更翘,我的更直。

" G1 X0 G+ c- e! p) G2 z$ y/ }9 W$ @2 g% P0 O% Q6 q
发表于 2023-3-28 1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浙南绿主( b# s8 F2 m( R* J# {5 X5 k, B0 d5 [0 v( b
176  28  64$ H5 j* E/ |5 d# q- V* s; ^
正经工作
* y5 J% Z3 N. O4 \8 ^找30-40绿帽夫妻长久固定& E  V4 G0 z+ Y; b! T
高素质,注重心理交流
" Q6 P2 c& ~) t+ m, n' @3 e/ F7 Z) K9 y

7 H; e1 n% Q3 c! ^& a7 }2 r/ M
$ R. L' @! V1 s; s; H2 y9 W大概情况:
& o" z; G- G! a8 c发现自己有这方面的喜好" ~& C+ Q5 Y' D2 X9 A7 P
于是开始尝试接触。4 i# Z: l  x$ A) U: f6 S
接触的第一对:
" w, g# t7 [; Q6 c- C小夫妻 25岁% T& o# N/ ^( A; h/ c! W
老公是绿2 I0 d! H: _! A& \
我是他们的第一个绿主
8 @% a$ _5 y. z7 H% y第一次活动戴套
6 [  o6 I3 ]0 C7 O4 T! ~6 ^3 ~5 v第二次无套: \4 H) u' k5 B9 U
第三次之后就是内射。
  B  m; }( `7 B; o4 Y0 }5 t* N' Z慢慢的开始走上这条路5 l' b& E: q: k" Z0 q$ Y4 Y: ~, Q. v
. L/ G8 P9 V, t8 u& u# W) ^2 f
只找绿,不找淫妻$ D$ M2 G2 }2 Z0 e+ i4 s
9 F# C* r: [: s. P' d8 Z
最理想的状态:
; {6 i1 a( R' y. N丈夫绿奴$ R/ H6 N; A8 s6 p
妻子接受丈夫是绿奴
" G* W3 v$ w' S8 t: J, i经常一起玩
& U/ }9 m( I) G: P7 W/ H但相互不打扰生活
3 f" O4 V8 c% W) r平时就跟朋友一样相处
; q$ {' t0 Z7 W' w# |+ a" C0 m4 d5 ]8 k) O8 O$ x* N- g5 s
当然,老婆接受老公是绿奴的还是比较难,
& f6 g0 D$ b- `5 Z可遇不可求,这点不强求
4 e$ P; z9 x& E# j但是,希望丈夫至少有绿奴心理。
5 q8 W6 p# U9 \/ n4 f对我来说,这个游戏,心理感受>生理感受。* D5 v2 f& w  U1 N

! a+ J/ [) J. x% g游戏里,我来掌控,而你,只需要享受被男人绿,被男人羞辱,跟你老婆一起伺候男人的快感。
  u5 p4 |9 C7 i. e! k  l- [我来把控节奏,你只管解放天性,把你自己交给我。
" Y+ F2 B* H0 I/ {/ w& c/ x* s! d3 @0 _9 q9 E0 `# W6 U& |  ^
我的理解,绿的心理是人生中的一小部分,并不能代表全部生活。" \1 P* F! n4 y9 s3 [/ G$ o! S
不能影响正常生活,是很重要的一点。) G  ?( D3 ^) |, J6 d+ X/ u
若同一城市,需确保双方有足够的了解。
; m/ g$ M  `4 N/ W6 g其实更偏好周边城市,开车两三个小时能到的。也接受动车4-5h左右能到的距离。0 I3 j; {; P8 Y2 K% E8 Y
接受1-2个月,甚至2-3个月聚在一起宣泄一下情绪。& T0 m1 R% ^- F7 H  R* _( p% Q
% b* d2 f$ z& r5 h( \) c7 A- J
条件合适,双方深刻考虑后也可下种
2 G1 ]! o6 h7 l' \$ c
/ R: g6 h1 U: L4 F- [- j4 {( w0 A
( P% B5 U! W& r5 h" H0 X3 {浙江或附近的绿帽,加我交流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9-4 2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5 第一次,飞机,口交
, w, I' @" _  D0 A! N7 d9 i
& c( d5 I8 s7 h# N出柜以后,我对磊的感觉发生了微妙变化。; l  c& O, W& _- D
一是我自己原因,我刚来北方是只做1不做0的,但大一下半学期交了一个活特别好的炮友,把我逐渐开发出来了,开始慢慢体会到做0的快感,在身体支配下,自己逐渐变骚;二是磊的原因,他是真的没把我出柜当回事,我俩关系反而更铁了。这里插一句,我和很多直男都出柜的,高中同学、初中同学,玩到一起的,到后面我都会选择性出柜一下,一是我自己性格,在最好朋友面前特别不喜欢装直男参与他们讨论女人的话题,二是我出柜目前100%成功,真的一次都没闹僵过,经验只有一条:不要真的喜欢上直男,你就把他们当兄弟,当玩伴,然后告诉他:# t, }: P6 k, p& N$ m. i0 n
“穗哥我喜欢男人,今天喝了点酒,把你当兄弟,才告诉你的!你要有认识的拉拉,一定要靠谱的,千万帮你穗哥物色一个,好让你穗哥假装结个婚和家里有个交代。”
, o( d( X( ]0 i- N. f) v, V+ I
9 y' E4 Z# }  }4 L这句话真的万能,所有听到这句话的直男在我出柜以后,和我都更铁了。% _& f3 w' z6 l) j: Y7 A

  ~) z1 c0 ]  \7 y+ ?5 i9 b磊也是,自从知道我是Gay,他开我玩笑更肆无忌惮了,还好我也是能接住玩笑的人。这里也和坛友们分享下怎么对付直男的玩笑。
. E4 f: E% I0 w% n比如磊在很多同学面前开我玩笑时候:: |. s$ E% q( d$ `9 c" _
“小穗穗,是不是菊花又痒了,晚上洗干净了等爸爸干你”" v: i& M  \/ W/ x
千万别慌,人越多就越要这么说:
, q+ C# p8 L  v( t2 D" r0 _) Q“得了吧你那3厘米小牙签我又不是没用过,捅了一晚上都没啥感觉”
: }8 C( f5 G9 X, q或者% x8 k' Y( P* y* }6 j* p
“求求你别洗了,我保证把屎拉你那小破鸡巴上恶心死你”4 d( Y6 O4 |6 E8 v# G1 E& m
反正本着一个把玩笑开大的原则。+ Q; T8 K8 |7 J& I" i) P# N

; S/ t% Z( _! e& l  o" r. s但,如果他是和你一个人时候开玩笑:
# t7 w9 S" ]& n; M“小穗穗,是不是菊花又痒了,晚上洗干净了等爸爸干你”
5 ?9 O  e3 [" d1 T: l! @这时候就要暧昧一点了:$ d7 y: p3 {, \& Y: g
“别等晚上了,我现在就去洗,我马上把我男朋友休了以后认你做老公”
6 c4 y6 y3 y" a% ]4 b+ ?差不多就这样,骚一点,给足直男面子。) w: h7 U+ r6 \; t! {6 I6 q

. G5 Y$ y% U+ U+ B6 B* b言归正传,大一马上结束,期末要考游泳,磊这游泳是真的拉跨,一学期教下来压根没学会。我这边因为小学时候报过暑假班,加上南方游泳机会多,所以还凑活。
# O6 [- ?' q! I1 N3 h. @) [考试前的周末,磊拉着我去学校游泳馆临时抱下佛脚,我很开心得答应了。" O% S# ]6 @; R' L( I
为了不影响白天去网吧玩游戏,我们赶着早上6点游泳馆刚开馆就去游的,是的,就是这么早,警校生活都是6点起床,游泳馆也是6点开门,我记得清清楚楚。练游泳的过程很乏味,基本都是我用手托着磊的肚子当作支点,然后教他怎么游。游了快1小时我感觉这辈子也教不会他游泳了,真的废柴,他也感觉出来了,自己躺平算了,于是就草草结束。" P3 y5 C! @* |) }$ ]: s* _- t
游泳馆澡堂分两个小房间,由于是夏天,但游泳馆还是用的热水,所以第一个房间里跟蒸桑拿一样热得不行,在我建议下,我们去了第二个小房间,冲起了凉。5 i$ Q# u- h0 k# u% z
北方初夏的晨光从房间顶部的小横窗照射进来,把磊分成两截,小腹以上是阴,小腹以下是阳,咪咪小眼,三折抬头纹,浓密到外溢的腋毛,粗粗的大腿撑起三角泳裤,中间的大包一鼓一鼓。插一句,能让我正面欣赏身体,还得感谢北方兄弟的“好习惯”,去了北方以后我发现,北方人洗澡,都喜欢身体朝外,甚至翻开包皮洗鸡巴这种动作,也是面朝堂子里的人群做,丝毫不避讳。这在南方是不可想象的,南方人去澡堂洗澡不要太害羞,不脱内裤的就不提了,就算脱了内裤,也一定是身体对着墙、对着碰头,有人和他聊天也绝不转身的。
4 Y2 D! H4 e- e2 D我看得有点入迷,虽然和磊一起洗澡快2个学期了,但还真是头一回二人世界共同沐浴,也是头一回在CG感十足的光线下,欣赏磊的身体。我有点硬了,不过好在穿着泳裤察觉不出来。磊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觉到我在看他,毕竟我在暗处,他在光照的明处。他先是脱下泳帽用水冲洗,然后脱下泳镜,仔细清洗镜片内测和外侧,最后他对着我的方向把三角泳裤脱了下来。
9 y1 W1 n( a% s; ]/ p( _6 l他竟然是半硬着的,包皮都褪下了一半。
4 c/ d5 t: l2 u  A% o我的Social第六感告诉我我应该上了,于是大踏步走上去
( b# j3 W9 W; p- S8 N( |“小磊子,不争气啊,第一次和我二人沐浴,你就硬了,你真是直男么?是不是喜欢我啊”$ e" a# P( z6 B. j* R
这种时候必须贼喊捉贼,气势上压着直男。
- m: J4 {* ^/ G0 Q: m“操你妈都赖这三角泳裤太紧了,一直磨我鸡巴头。还是你推荐的买三角的,是不是你就想看我硬才骗我买三角的啊”
+ e1 _' ?7 L6 O6 F“拉鸡巴倒吧你硬起来我又不是没看过,有一次半夜起来撒尿看你硬了我还比划过呢,小鸡巴和我比起来差多了”
( K) _7 J3 I5 x7 ?“来劲儿了是吧,来,我还不信了没你鸡巴大”' P$ r8 I3 f4 B" e4 x$ u
磊直接过来扒拉我泳裤,这是我没想到的。不过后来磊告诉我,他颜值不算高,家里条件也一般,他说西北人在村里,小孩时候就爱比鸡巴大小,他是村里几个小孩里鸡巴最大的,他说高中看上他的那几个Gay叔也是喜欢他鸡巴,特别爱吃。当时我说他鸡巴小,他真的不服气,所以就来扒我裤子。. k9 o# G$ R; \/ m
- X2 _! [+ ]; c  c+ t. q2 o
我求之不得,直接把泳裤脱了下来,这回我已经全硬了,一根18厘米,拇指食指刚好握住的鸡巴,直挺挺得出现在磊面前。7 u9 j# Z% M- }' I$ X
磊有点慌了,竟然开始撸自己的鸡巴,可爱得像个孩子。
1 m# I+ {8 }1 z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磊哥,你这是干嘛,还真要比大小啊,要我帮你撸么”
6 D$ Y) z% I3 M, c+ ^# J: ~“别了,你撸我我会软的”' V& [0 Q! [3 M; [/ [/ ?. m! R
只见磊的鸡巴从斜向下45%开始逐渐变长变粗,也变翘,甚至于马上要贴到肚皮。
' I& {3 q; w! _+ K+ A$ X“磊哥你鸡巴这么翘啊”
( q9 p* s- d& L) Y: X! \“是啊,用过的都忘不了”
  ]  a9 s  ^5 c' v; d4 o3 n“操进逼里那不得小喷泉啊”, b+ ]. }6 s$ v: }2 Y8 Z4 [
“是啊,沈音那姑娘就被我操得湿了一张床单,就你上次见过那女的”
0 x( Z2 d$ ^4 l& C6 [3 w“我也把女人操得湿了一床单过,哈哈”
% O4 ~  k2 ^* i' J& N# F3 N: O我加速撸起来自己的鸡巴,磊也加速撸了起来。
; O' H: f* j  J7 u9 q“没毛病,穗哥你这根够大的”,“唉不对,穗哥你不是Gay么,怎么还操过女人”
  h7 r7 {9 l8 E6 O; r2 J2 z' b  z“有女孩子勾引过我呗”
- Y  L& u+ F2 K" I- _1 ^2 y“我也是,初中就有Gay勾引过我,后来操过屁眼子”
9 c* S3 P6 Q4 K. ]0 {2 |- S1 q磊重重得撸了一下,还抬头对视着我,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“穗狗子你怎么不撸了,这么快就要射了么,菜逼”
. i- K' ~4 V8 M* i" U  |我着实被惊讶到了,因为之前他没提过自己有过同性性行为这事。. {( [# D4 }) t+ E! N
惊讶之余,我忽然就放开了,在一股巨大力量的推动下,我凑了上去
, m+ f+ v) X7 K6 e8 i2 _: C& b“嘘,别说话,把眼睛闭上”
: g! p& F5 r  n7 u& b  B' _/ u磊闭上了眼睛。( Q, u! ]' |) T6 {2 y
我蹲了下去,把磊的双手从他鸡巴上支开,用嘴深深含了进去,把鼻子扎进磊的阴毛里,就算刚被水冲刷过,我还能闻到一股浓郁的男人的骚味,磊的包皮很长,完全勃起还有一半龟头藏在包皮里,我用舌头慢慢翻开,仔细品尝。磊的鸡巴真的很翘,自然状态下全硬时候是贴着肚皮的,我用最叼着,能深切感受到龟头的弹力,顶着我的上颚。
& y' V$ ?/ S% P1 h( e& O6 f一切那么安静,没有人说话,只有浴室里流水的声音,晨光照在我脸上,我抬头往上一看,期待着磊睁开眼看着我的样子,可惜了,当时他确实只闭着眼,很享受,但没有睁眼。
3 o, _) G9 c' ~& p
5 d3 s( n5 ]) ?  B忽然,外面传来了声响,看来是有人结束游泳来冲澡了,我赶紧起身,磊也迅速转身,我俩的鸡巴瞬间都软了下去。
+ R  j1 a  G+ X磊过来给我搓背,悄悄问我" R  k4 q+ O! s7 y- m3 w( x" ]
“怎么样,好吃么”9 ^& u  ]7 C4 l* p& l; D' R
“我吃啥了?我是在量大小,你不是要比大小么,我刚量过了,一样大”
7 ?4 n; Y. T3 f. T6 O“操你妈占了我便宜还嘴硬”
: G9 y& S/ _( ]1 L“哈哈哈哈”
% U6 r! n+ l8 }6 J' V就这样,和磊的第一次性行为结束了,我俩都没射,也没正经比大小,后来比过,确实一样大,连粗细程度都很像,只不过我的前细后粗,磊的中粗后细。磊的更翘,我的更直。& r/ [  z' D! W, s4 D  \* m2 e, o. H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9-6 0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5 第一次,飞机,口交
8 G' E- X% |- e" }2 C  l* c3 Y- y: \+ R& Y- U% g
出柜以后,我对磊的感觉发生了微妙变化。7 s6 a* `$ a5 d- I0 u) x/ I
一是我自己原因,我刚来北方是只做1不做0的,但大一下半学期交了一个活特别好的炮友,把我逐渐开发出来了,开始慢慢体会到做0的快感,在身体支配下,自己逐渐变骚;二是磊的原因,他是真的没把我出柜当回事,我俩关系反而更铁了。这里插一句,我和很多直男都出柜的,高中同学、初中同学,玩到一起的,到后面我都会选择性出柜一下,一是我自己性格,在最好朋友面前特别不喜欢装直男参与他们讨论女人的话题,二是我出柜目前100%成功,真的一次都没闹僵过,经验只有一条:不要真的喜欢上直男,你就把他们当兄弟,当玩伴,然后告诉他:
: `1 ^  t% h0 Q0 r! Q8 F* n“穗哥我喜欢男人,今天喝了点酒,把你当兄弟,才告诉你的!你要有认识的拉拉,一定要靠谱的,千万帮你穗哥物色一个,好让你穗哥假装结个婚和家里有个交代。”
- G. w& i' a' E! ~2 D8 \( M) K6 J这句话真的万能,所有听到这句话的直男在我出柜以后,和我都更铁了。
/ w5 C7 y3 J" M6 {+ Q: y8 }
) u% f" B* j8 P2 o$ j( |# v磊也是,自从知道我是Gay,他开我玩笑更肆无忌惮了,还好我也是能接住玩笑的人。这里也和坛友们分享下怎么对付直男的玩笑。% L+ `, F4 y' x1 N/ F0 m* c3 K
比如磊在很多同学面前开我玩笑时候:
# m. `7 H4 e4 F8 {( n“小穗穗,是不是菊花又痒了,晚上洗干净了等爸爸干你”3 T) m  X. p) k: Z2 r
千万别慌,人越多就越要这么说:
, x- y! J8 J4 d/ l# q( [“得了吧你那3厘米小牙签我又不是没用过,捅了一晚上都没啥感觉”& l- i3 \5 P5 j( N+ `9 _0 i4 U
或者- z4 w) p5 g% D
“求求你别洗了,我保证把屎拉你那小破鸡巴上恶心死你”3 r& A) g' q; k1 ~* l! l7 u( w" B
反正本着一个把玩笑开大的原则。
0 S# m, @3 J' g. d/ M8 c
# Z7 c) \! n/ M但,如果他是和你一个人时候开玩笑:
+ b# o/ d/ f; ~, `8 A“小穗穗,是不是菊花又痒了,晚上洗干净了等爸爸干你”
  a  L$ d2 Y: G, d' n' T这时候就要暧昧一点了:* K5 A! U7 L  g0 A3 }3 \" e
“别等晚上了,我现在就去洗,我马上把我男朋友休了以后认你做老公”
9 _( i$ j4 _/ r7 n  u$ S/ s# }差不多就这样,骚一点,给足直男面子。0 E/ G/ W" [+ K4 n! c7 O- {

0 j7 Q6 s- p( U% N  I9 T言归正传,大一马上结束,期末要考游泳,磊这游泳是真的拉跨,一学期教下来压根没学会。我这边因为小学时候报过暑假班,加上南方游泳机会多,所以还凑活。
; \0 r9 v9 D2 j# M0 v3 S+ ]( y考试前的周末,磊拉着我去学校游泳馆临时抱下佛脚,我很开心得答应了。
$ c/ }3 o* i2 o" i) y2 m为了不影响白天去网吧玩游戏,我们赶着早上6点游泳馆刚开馆就去游的,是的,就是这么早,警校生活都是6点起床,游泳馆也是6点开门,我记得清清楚楚。练游泳的过程很乏味,基本都是我用手托着磊的肚子当作支点,然后教他怎么游。游了快1小时我感觉这辈子也教不会他游泳了,真的废柴,他也感觉出来了,自己躺平算了,于是就草草结束。
+ ]' z4 p+ _" k: s* |* l" ]游泳馆澡堂分两个小房间,由于是夏天,但游泳馆还是用的热水,所以第一个房间里跟蒸桑拿一样热得不行,在我建议下,我们去了第二个小房间,冲起了凉。/ }+ \: u* G9 a8 `7 y
北方初夏的晨光从房间顶部的小横窗照射进来,把磊分成两截,小腹以上是阴,小腹以下是阳,咪咪小眼,三折抬头纹,浓密到外溢的腋毛,粗粗的大腿撑起三角泳裤,中间的大包一鼓一鼓。插一句,能让我正面欣赏身体,还得感谢北方兄弟的“好习惯”,去了北方以后我发现,北方人洗澡,都喜欢身体朝外,甚至翻开包皮洗鸡巴这种动作,也是面朝堂子里的人群做,丝毫不避讳。这在南方是不可想象的,南方人去澡堂洗澡不要太害羞,不脱内裤的就不提了,就算脱了内裤,也一定是身体对着墙、对着碰头,有人和他聊天也绝不转身的。  f1 ^. I8 R& E+ B: \
我看得有点入迷,虽然和磊一起洗澡快2个学期了,但还真是头一回二人世界共同沐浴,也是头一回在CG感十足的光线下,欣赏磊的身体。我有点硬了,不过好在穿着泳裤察觉不出来。磊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觉到我在看他,毕竟我在暗处,他在光照的明处。他先是脱下泳帽用水冲洗,然后脱下泳镜,仔细清洗镜片内测和外侧,最后他对着我的方向把三角泳裤脱了下来。
# O- X& m9 ~! t4 ?# K他竟然是半硬着的,包皮都褪下了一半。
' O0 `7 P' z2 a+ F' e我的Social第六感告诉我我应该上了,于是大踏步走上去
) N+ C- Y) Q) q6 j1 b“小磊子,不争气啊,第一次和我二人沐浴,你就硬了,你真是直男么?是不是喜欢我啊”& W  T! x+ Q7 d, J/ s9 D( \
这种时候必须贼喊捉贼,气势上压着直男。
; Q  x' t& C' u$ x: ^“操你妈都赖这三角泳裤太紧了,一直磨我鸡巴头。还是你推荐的买三角的,是不是你就想看我硬才骗我买三角的啊”3 {2 |# f0 A" V: x
“拉鸡巴倒吧你硬起来我又不是没看过,有一次半夜起来撒尿看你硬了我还比划过呢,小鸡巴和我比起来差多了”% v& |$ [" K: G8 i
“来劲儿了是吧,来,我还不信了没你鸡巴大”8 i2 d& @" u3 _5 {% R, p
磊直接过来扒拉我泳裤,这是我没想到的。不过后来磊告诉我,他颜值不算高,家里条件也一般,他说西北人在村里,小孩时候就爱比鸡巴大小,他是村里几个小孩里鸡巴最大的,他说高中看上他的那几个Gay叔也是喜欢他鸡巴,特别爱吃。当时我说他鸡巴小,他真的不服气,所以就来扒我裤子。
/ l0 |) s& j9 q% p
1 ~, r! ^' ]9 E6 ~: k1 k! }6 s# ]我求之不得,直接把泳裤脱了下来,这回我已经全硬了,一根18厘米,拇指食指刚好握住的鸡巴,直挺挺得出现在磊面前。' ]; u# B6 [0 ^8 \) I% I
磊有点慌了,竟然开始撸自己的鸡巴,可爱得像个孩子。
: N, y  x1 ]* K, y' `9 t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磊哥,你这是干嘛,还真要比大小啊,要我帮你撸么”
) z6 Q# `  {3 R2 b“别了,你撸我我会软的”" B  }9 R8 b4 j0 G1 \% I* o
只见磊的鸡巴从斜向下45%开始逐渐变长变粗,也变翘,甚至于马上要贴到肚皮。1 a$ v5 Z9 y# V
“磊哥你鸡巴这么翘啊”1 E3 e& w, C1 M# j
“是啊,用过的都忘不了”
. q' ?) A& _' S7 Y: K* @7 A" w“操进逼里那不得小喷泉啊”
% e* u& n0 x0 Y5 e) R6 m, x“是啊,沈音那姑娘就被我操得湿了一张床单,就你上次见过那女的”1 Z, Y  f/ \! R' ~4 z
“我也把女人操得湿了一床单过,哈哈”
8 |. s7 x# L$ [8 Q我加速撸起来自己的鸡巴,磊也加速撸了起来。& T4 O' ^) E' F# I) t( R6 @
“没毛病,穗哥你这根够大的”,“唉不对,穗哥你不是Gay么,怎么还操过女人”
5 L; e: D% v, X- [/ Y, c/ ~8 `“有女孩子勾引过我呗”
  o( Q$ U2 }0 k“我也是,初中就有Gay勾引过我,后来操过屁眼子”3 `8 z4 t! Q- p" ~. x+ t: p
磊重重得撸了一下,还抬头对视着我,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“穗狗子你怎么不撸了,这么快就要射了么,菜逼”
; v! ?! R' Q  p; J, f$ ~6 \& `我着实被惊讶到了,因为之前他没提过自己有过同性性行为这事。. j/ S! H5 V4 W9 w  |; R" I
惊讶之余,我忽然就放开了,在一股巨大力量的推动下,我凑了上去
2 D2 j" S0 g) o" z9 m. L“嘘,别说话,把眼睛闭上”
, s/ p1 P- o/ o/ I4 X磊闭上了眼睛。
+ [& ^) g/ X2 ]我蹲了下去,把磊的双手从他鸡巴上支开,用嘴深深含了进去,把鼻子扎进磊的阴毛里,就算刚被水冲刷过,我还能闻到一股浓郁的男人的骚味,磊的包皮很长,完全勃起还有一半龟头藏在包皮里,我用舌头慢慢翻开,仔细品尝。磊的鸡巴真的很翘,自然状态下全硬时候是贴着肚皮的,我用最叼着,能深切感受到龟头的弹力,顶着我的上颚。
2 W6 }7 w* v7 e9 v; b4 a一切那么安静,没有人说话,只有浴室里流水的声音,晨光照在我脸上,我抬头往上一看,期待着磊睁开眼看着我的样子,可惜了,当时他确实只闭着眼,很享受,但没有睁眼。9 U2 K$ b$ c' k
- d. m1 i0 a; C
忽然,外面传来了声响,看来是有人结束游泳来冲澡了,我赶紧起身,磊也迅速转身,我俩的鸡巴瞬间都软了下去。% g7 ~. A2 _8 K6 M
磊过来给我搓背,悄悄问我% q9 n9 \3 R  x) B0 x
“怎么样,好吃么”
  n# S7 b: i. c) ?6 n. A“我吃啥了?我是在量大小,你不是要比大小么,我刚量过了,一样大”
& c+ t3 Z+ K8 X! B# _  b( T% d“操你妈占了我便宜还嘴硬”
  I9 a+ @& p0 P. ~/ R$ I0 P! G“哈哈哈哈”
8 a& A) T( x8 o就这样,和磊的第一次性行为结束了,我俩都没射,也没正经比大小,后来比过,确实一样大,连粗细程度都很像,只不过我的前细后粗,磊的中粗后细。磊的更翘,我的更直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0-7 04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6 大三暑假 打开3p的潘多拉魔盒
" l2 F: n3 A$ g) a1 K6 H  [自从浴室口交以后,和磊之间的最后一张纸也算被捅破了,几乎每个周末我们在网吧刷夜到后半夜,然后在小包厢里,一起看片打飞机,我们还比过谁射得快,射得远,但所有性行为的极限就是我给磊口交,没有过更下一步的了。
. S0 _4 j, z8 m+ m3 Q# u" A
+ X8 \6 h) ^( ?4 S* e. E9 F3 w' D应该是大三时候,有次酒喝多了回学校路上,磊问我
' ]$ ~& L1 e% r! Z, T9 F“穗哥,你这么爷们,鸡巴大,持久还射得多,女人该喜欢死你这样的”& [% j9 c* r0 ]2 k: X3 F
“我长得不好看啊,女人看不上我,但很多男人喜欢我,哈哈”0 C4 [4 C/ r+ C, a* i5 ?# t
“你该不是和我一样,小时候有男人送上来给你玩,后来你就喜欢玩男人了”
0 H1 W2 I6 l& r% b7 k$ }/ Y“不是,我真的是从小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”,”你这话说的,你看,你小时候有男人送上来给你玩,这不,你还是喜欢女人,你又喝多了赶紧洗洗睡吧你“
9 R. a" p1 \, `( N. R- G( M“兄弟,你真的要试试女人啊,女人的逼是真的爽,水特别多”" r( y  t# {  d$ i
“磊哥,我和你说多少次了我操过逼,还操得人家全是水,但操归操,心底里确实喜欢男人,就像我给你口,你也会爽对吧,但你喜欢的还是女人”
1 y& U1 d" F; u4 y4 e7 @4 `& D# R9 |“穗哥,我不信,你骗我”
) h: d- d; L- d4 \' c“你不信啥了你不信,你不信我能把女人操得喷水是么”
& V: u& o" V2 ?- d% \: P“唉,来劲了?”磊忽然特别正经起来。# u1 p! @, x" Z/ @5 {
“别别别,磊哥你这表情我感觉你要和我比谁更能操逼,这我可比不起,我看到逼会晕,这叫晕逼”
& d4 s7 y, b" N* @2 H6 [这时候磊忽然站定了不动,掏出手机,诺基亚 5800,那小屏幕当时都觉得大,使劲一操作,跳出来一堆色图,全是大鸡巴插在逼里的特写,我一看这鸡巴毛就认出来了,是磊的鸡巴。
: T+ M3 v& l  Q5 ?; H“这我操小文的,你看她的大血逼,快看”,磊那个使劲,把手机屏幕往我脸上呼,“哎哟,没晕啊,这叫晕逼啊”  j0 T: Q1 f1 `; e
“操你妈太恶心了,以后别让我吃你鸡巴,恶心死我”
8 Y* [$ J1 G7 [* i% f/ W: j“嘿嘿嘴巴硬是吧”,磊也不顾大街上的,直接把手伸我兜里,摸我鸡巴。
& L9 y4 O2 c( E$ }$ Z' a3 H我已经硬了。3 t/ r  t/ f  t; z' j0 B
“原来嘴巴硬,鸡巴更硬啊”  D( Q, l/ G# ^/ s. j: R! [9 a
“你同性恋吧这么爱摸男人鸡巴”我一边呛着磊,一边推搡着骂他同性恋,然后顺势一起进了边上小岔路,到了塔下的公园里。回校路上有一处塔下公园,夜深人静,只有我和磊。我太懂节奏了,磊这种“易硬”体质,只要有点刺激就会一柱擎天,刚那几张他做爱的图就足够刺激他硬起来。我们在公园里一起看着他操小文的图片和小视频,一起打起飞机。
0 M! G# A+ A4 h" e( l5 }/ |( |“穗哥,小文屁股好看不”
7 N8 C# K# q8 c4 {5 s* l9 B* ?“还行,没你屁股好看,可惜你不给我操”
1 }  v2 M4 [% L* b! J“别闹,我讲正经的”# @" l4 ^; n6 s# O0 V6 j( ?% V" @
“嗯,还挺好看的,圆圆的”, h2 s/ \& B6 u/ b3 m
小视频一直再往下播,磊没有带套,一张一弛、三浅一深,捣弄着小文的小穴,还时不时问她:骚逼爽不爽,小文特别害羞的用萝莉音回着,爽,哥哥,爽。  Q; v8 {9 s" w" V
此时我意淫着自己是小文,被磊这么无套猛操。忽然视频里磊轻声问小文:骚货,要不要再叫个男人来操你。小文特别特别轻声得回:要。
. L5 z' E6 B6 f+ O4 `% G磊说到:骚逼,想不想要穗哥操你啊。6 T0 S" C* C2 ~" l
小文没作声。% S) A9 i8 e0 o
磊继续说:骚逼,穗哥上次喝完酒我扶着他撒尿你是不是一直盯着他鸡巴看?
4 u$ b* K% I) ?% x0 G! ?小文轻声嗯了以下。5 X$ W1 C: j# I6 u4 |9 s7 q$ U
磊继续说:就知道你喜欢穗哥,操你妈,操死你。然后磊又是一顿猛操,后面就是机械运动,最后拔出来外射了。# G' z. _; c' F0 @$ Y
“磊哥你可以啊,玩挺开啊”磊给我看这视频我已经感觉到他用意了。小文是和他交往了2年多的一个音乐系小姑娘,但磊在外面还有好几个女人,小文是不知道的,小文一直把磊当男朋友,磊和我说他只当小文是炮友。说实话磊很渣,但,我好喜欢,嘿嘿。( u" C6 V( e' A, M: o) x9 b; P
不过,小文我提不起任何兴趣,应该说对女人我提不起任何兴趣。但一想到能和磊一起上床,我觉得任何女人我都是可以忍的,毕竟我看着磊就能硬,硬了我也是可以操女人的。3 e8 C1 `' X: |: R8 r; q
& D1 e4 E% f" v) }2 o" f" E+ M0 w* h! _& ]
那一夜我们在公园里一起打飞机射了,后面磊也没提这事,我就当他酒后发骚,也没就这事再做文章。
* H9 L( z' Z, k
3 X, Q! `  {0 l' |3 c大三的暑假,我和磊都去北京参加奥运会志愿者了,当时警校几乎全部的学警都去了。
# t7 R' R5 `) y8 a  i志愿者7月就去了北京参加赛前培训,期间的管理,并不严格,夜里跑出去喝酒、外宿也是家常便饭,我和磊自然延续了不守纪律二人组。& _* ^/ Z! g4 c  w' F0 S) C
7月底,小文来北京看望磊,磊则一副得了便宜卖骚的样子“那娘们几天不挨我操就受不了,这会又贴上来了”9 [% [) c% T: Q6 f8 `3 u5 n
小文来的第一天,磊开了个志愿者基地边上的汉庭,直接一晚上没回来。
6 g" J  T" b. g! u第二天白天培训完,磊就叫上我,让我一起吃晚饭,吃饭前我和磊一起去厕所撒尿,磊直接探头过来看我鸡巴,“今天没打飞机把?”
+ z) L7 a; N% v4 _/ ^  ^“没打,怎么了”: M, l! Y  N0 v
“兄弟,让你爽爽”磊拍了拍我的肩膀,一副得意的样子。
* f8 i0 a. B4 R9 c: s3 A/ Z# s3 H我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,这是要逼我3P啊,实话说我有点怯场了,小文我只是一起吃过几顿饭,也不熟,关键我怕我在磊的裸体面前会失态。4 w/ C* u: R1 y
“磊哥”我撒完尿拉着磊不让他走,“磊哥,小文知道我是gay?”" l% x/ Q/ g0 ]* x3 v# k; H
“放心兄弟,我没和她说过,我没和任何人说过,这你放一万个心”! u4 A8 W# N% Q: H. T* I$ X
“那就行”
" y. l4 X' I. t  k“看你有点小紧张啊”0 B! t8 a; i+ \( b2 T+ u7 @  t
“不是,这也太突然了,我都,我都...”我忽然语塞。& y1 {$ R+ V, Q1 y9 e) {$ g
“怎么?之前是谁说的把女人操流水的啊”
+ ]9 h2 v( v8 J. n: U- l+ p. e  q( i$ o“...”
6 y$ t6 D: D0 G, I2 W; ]5 J8 L# H6 h5 e6 ^* M
晚饭平淡无奇,我们都喝了点酒,吃完饭,磊就提议去房间打牌玩,小文很害羞,啥都没说,我自然“嗯啊、哦啊”的全盘接下。$ g: t/ v# t, l
回酒店路上,磊去便利店买了点酒和扑克,我一看,劲酒,瞬间脸上大写的囧字。这是多怕我硬不起来。我是深知自己的硬点的,只要有刺激,怎么都会硬。
" A# }3 n$ Q  L& `% x回到汉庭酒店,房间已经是收拾过的样子,整齐划一,我们直接坐到床上,斟酒、洗牌、开整,小文输了喝半杯啤酒,我和磊输了喝半杯劲酒。三人斗地主,一开始还有心机算计,随着暖酒下肚,大家出牌愈是随意,几个来回就能分出胜负。
2 `/ _9 V; m) ?% [$ X没过一会,酒就差不多要喝完了。刚好我输了一盘时候,劲酒已经斟不满1/4杯了,磊说:) Z  D- M; V* r4 e% j/ F
“穗哥,酒没了,怎么办啊,要不我们脱衣服吧,输了的脱,这盘你输了,我陪你一起脱”没等我回应,磊就哗啦一下把上衣脱了,瞬间空气里飘来一股磊多毛腋下特有的麝香味,虽然在宿舍里闻了三年了,但每次闻到,还是能激起我的性欲。4 r% c3 \3 H& u0 w) r2 u( N$ {& e) ^
“磊哥,这,小文还在呢,我哪好意思”我虽然知道剧本,但觉得吧,还是要演一下。4 o" G. o/ j- G
“小文”磊对着小文说到“穗哥有腹肌的,你要不要看”" L+ `& |. h- e5 x! c
“你好坏啊”小文推了推磊。) K4 H4 w) k/ u8 p
“小文没说不行,就是可以”磊对着我“快脱吧”,磊说话同时给我使了使眼色,我也就不端着了,直接把T恤脱了下来。
9 y. u+ C6 ]# E; m- b: l推杯换盏,烛光酒影。几轮下来,我们仨都脱差不多了,酒也喝了、氛围也到了。当我输到脱下内裤时候,全硬的鸡巴縢的一下,跳了出来,磊也直接挑出正题:7 K! z6 O5 `; f* |
“小骚货,看到没,我就说,穗哥鸡巴和我一样大,这回看到了吧”
5 E. x/ {) R- P9 ^磊用手摸着小文的逼,“都流水了”, s7 J1 {/ ]. \" q  j  [
小文也没闲着,小装一下矜持,马上主动上来吃我鸡巴,穗在后面用嘴舔小文的逼盖。
8 B* R! K$ x& f, b4 b* V3 k- r, o“骚逼,水比昨晚多多了”
' q9 k5 d+ H5 B" A/ e/ P磊鸡巴也早已全硬,从来没见他鸡巴这么红,这么硬,真的很想大吃一口。$ I" s1 @) V5 o2 O
磊没有戴套,直接操了进去,没操几分钟,就拔了出来,拍了拍我肩膀,示意我去操。3 [/ c4 H( m- ^; W
“骚逼,吃吃你的淫水,好吃么”磊说着骚话,把鸡巴塞进小文嘴里。
, |% i) A# f: o" G/ |“穗哥,不用戴套,小文安全期”
, ^3 G4 \* W' F! c4 R“好”一想到这个逼是磊刚操作的,我鸡巴瞬间坚硬无比,直接插了进去。
8 S) C6 d# p4 J; B' D6 s对我来说操女人的经验只有歆,操歆时候,似乎不需要任何技巧,就是往前深操,操一会歆就会流很多水,有时候甚至是喷出来的那种。
5 l& ^5 `& z9 ^( K3 `8 {$ A文也不例外。
- E+ J9 d3 L# Q6 q看来是我鸡巴的形状,挺适合操逼的,文是我操的第二个女人,文躺在床边,我站在地上,跨步的姿势,特别适合发力操,操她十几分钟后,文就就开始喷水,床单边缘全是水。
/ O' Z6 |3 B) A$ f& W* c, V/ q穗一直在边上看,竟然是投来羡慕的目光,用嘴贴在我耳边小声说“兄弟你有点东西啊”。
% H" n1 Y  F- |我满头是汗,转头就是一个大嘴巴亲在磊脸上,给磊吓得赶紧退后,鸡巴都吓软了,磊看了眼文,文一直翻着白眼,十分享受的样子,并没有看到我亲磊的那一下。
( F0 U5 _  r! B' K' C0 @" ?* N有一说一,操逼其实真的挺爽的,女人的逼,比男人的菊花要滑很多,而且逼比较松,不会像菊花一样勒着。但最大的快感,还是操逼的同时,还能亲自己喜欢的男人,嘿嘿。
, p5 c2 L! O7 y' b* W( W) k3 `我看磊已经硬得发紫,便退了出来,让磊操一会,坐到床上稍适休息,文也不闲着,看我躺着,就主动爬过来吃我鸡巴,虽然鸡巴上全是淫水,但文吃得不亦乐乎。; q+ T, g: w* N" S5 g, Y( J# H
“爽么骚逼”
) v$ ?% V( @! j) c“爽”
& a1 L6 _* X9 L“我操你爽还是穗哥操你爽”
/ E$ G/ O4 i6 g3 `( |7 M. J* c“都爽”
3 Y. z2 S8 R, x! [7 v6 ]! o% Z“穗哥,你来”0 T9 D, S% L; c0 ~
“好嘞”
3 h& f9 a" ^" y7 F  q/ S我去操文之前,用背心把文的眼睛蒙了起来,“骚逼,蒙上眼,一会射你逼里”
0 X7 y8 G! j  q, x* r% c% Z5 a2 Z“啊,老公,射给我”
' K& [' X. s$ u7 q3 E9 B我疯狂得操着,磊把脚深到文嘴巴边上,文很熟练得舔着磊的脚,我的手没闲着,给磊打飞机,示意磊把鸡巴拿过来给我吃,磊倔强得使了好几次颜色很不愿意,我很坚决,示意文的眼睛被蒙上了。磊在性欲支配下也完全成为一个性爱机器,怎么爽怎么来,把沾着文的淫水的大鸡巴塞进我嘴里,我使劲吸吮,然后大声吼了一下,射了出来,内射到了文的逼里。磊看到我内射完,很仔细得端详着文的逼,看着逼口留下的一丝白色,最后操了进去,操得特别狠,满嘴的操你妈、骚逼、狗逼,最后也射在文的逼里。
9 ]1 e; }0 T# v后面三天,一到晚上我们三个就出来一起玩,吃饭、喝酒、唱歌、酒吧,最后回酒店疯狂做爱,每次我们都把文的眼睛蒙起来,让他猜是谁在操他,我也会趁这个时候,去吃磊的鸡巴,磊也不再端着,放开了让我吃。
% R/ N* e1 j: k5 e& r
) Z" W/ v2 i7 v1 q多年以后,磊回忆当时的心情,说是想用文来掰直我,让我喜欢上女人,因为文在床上很放得开,很主动,狠喜欢鸡巴大的男人。% E. @+ F* b( W/ Z; X# l
或许,直男都有这样的圣母情节吧,当作为好兄弟的我和他出柜,直男总会想着做圣母,把兄弟掰直。事后证明,这一步棋,非但没有把我掰直,反而让磊和我都体会到了和女人3P的快感,我们后来在沈阳找过不同女人3P过,配合上也是非常默契。磊不喜欢戴套,甚至会摘了套子操,我呢,也是犯贱,磊的鸡巴就算沾着女人的淫水,我也会全数收下。有时候碰到不熟的女人,不好意思当面吃磊的鸡巴,我都会中间提出来上厕所休息,然后和磊一起去厕所,他也心知肚明,和我一起去厕所撒尿,顺带把鸡巴给我吃。
# V# G  B# V( b# q2 k磊说,我是他这辈子碰到的口活最好的人,只有我能深喉他的鸡巴,当然这也是一门技巧。就他这么翘的角度,必须我躺着,头半仰着伸出床端,他站姿,然后我放空喉咙,提住气,让他一贯到底,一旦进入,就可以把气息松开,尝试呼吸并睁开眼睛,睁眼去看那浓密的股沟上的毛发、腿上的毛发,用鼻子去吸男人两腿间的味道。当能呼吸出第一口时候,虽然气息薄弱,但能完成那一刻,拍一拍磊的腿,他便会开始抽插,这时候,会感到喉咙不再属于自己,而是属于眼前这个雄性躯体。拍一下是爽,拍两下是停,这是我和磊的沟通方式。磊也很喜欢深喉,后面我们玩很大,还尝试过深喉时候直接尿,到后面再细说。) P' {9 f7 Q! B! v1 e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3-21 03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9 三角形的吻
0 V9 X3 p* v1 a% d; `7 j  f; Z4 y% w) T; H/ m
! ~4 j+ k* ^8 W4 i7 C0 D
酒吧在老码头,那时候老码头有一家gay吧,但只有周六接待gay,其余时候都是以正常男女酒吧的形态出现。名字我记不清了,是叫icon么,又好像不是,是icon的前身,后来改名成icon的。+ \# m# M) P- d. v4 H/ ]) Q
反正没所谓了。
! r9 q7 w, k7 q! r+ C4 t3 }* K8 w$ l' m# m2 i5 G
歆选的就是这家酒吧,那天晚上,刚好是周六。
$ n' r4 ~0 c0 A0 \0 `/ W3 @* ^# X3 L5 T$ w' e8 Q
磊毕竟是直男,虽然去过des,但上海的gay吧比帝都的着实妖艳不少,一进门,磊就受不了了。- J3 H4 ^1 v+ u; n
“这咋全是男人,这是gay吧是吧,咋还都看着我,我也没觉得自己长得好看啊”
4 v5 C" }/ [  @& y$ V2 [3 Y“磊哥你别闹,基佬都喜欢你这个款”* }  b) W+ m1 `$ }
“可别,你喜欢我我都吃不消... 唉,我看到了,小歆坐那呢”
! u7 |+ n) r& x! `# n$ F8 R& {我们去了歆的座位,摇色子,喝酒,听live,吐槽边上的娘炮。
4 T, ?8 N# I3 ^7 I- q2 @- b% a/ y酒过三巡,歆开始八卦我和磊,“你俩在一起多久了啊?”9 ~# S9 A3 i/ f4 w1 ^6 T
“哪的事,磊是直男。”: P. y5 ?. N, Z
“WTF,直男?我不信,你身边的男人就没有直的”  J4 O' s0 p/ h5 B
“磊真的是直的,而且根据我对他的了解,你是他喜欢的类型”我把锅一甩,甩到磊身上,这时候磊刷一下耳朵红了起来,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厚颜无耻如磊哥这样的直男还会红耳朵。
4 J/ x5 x$ l6 a) B8 g0 c7 X“不是,你们看我干嘛,喝酒喝酒”磊有点不接话,但眼睛还是死死盯着歆。
$ A. Z" l. s' U6 l我喵了一眼磊的裤裆,我很确定他硬了,盛夏未央,篮球裤挡不住眼前少年的雄壮。
. R9 ~* H# _6 j' `% i" d, H我撩起手,直接拽着歆的手,摸到磊的裤裆上。
- h5 Q+ Y/ z' d0 n0 _1 n“小歆你看,他看你都硬了,你说是不是直男”,磊局促了一下,想躲但只是微微一震,反而把鸡巴挺得更自信,直接往下瘫坐顶起臀部。
( W! F& K4 I( U“啊啊啊,我摸到了,好硬啊!”歆跟个小孩子一样突然兴奋得不行,另一只手直接来摸我的鸡巴,就和豆蔻时候的她一模一样。我并没硬,也不是全软,毕竟我摸这磊的硬屌,自己也有了一半的硬度。( t1 t$ E) |8 ]8 W+ _2 L
“你俩谁的大?”
* C0 \% i8 z: ^7 _& V" O我和磊都没回答,我看了一眼磊,巧的是磊也看向了我。
/ t  f! R8 b$ {9 s下一秒,磊忽然眯起眼睛,冲着歆,“你好骚啊”磊一下亲了上去,搂着歆把她抱到怀里,歆从座位上被抱到磊的腿上,两人的阴部摩擦在一起甚至能看到小幅的震动。
4 ]+ m+ ]/ g# L0 i1 e还好酒吧里一个个基佬都成双结对,动作轻佻,磊和歆这样搂一起的也见怪不怪。# R7 Q5 }4 t, E1 s% f
我也没闲着,把手伸到两人阴部摩擦的地方,嘴巴则贴着歆的耳朵吹着气“宝贝,晚上来我家睡吧,我和磊一起让你爽。”+ W% F% e* h' y: n& u9 r5 o! H
“你俩这是糟蹋过多少女孩子”
- Y5 p1 q0 G+ ?+ ~. G+ c0 O“这哪叫糟蹋,穗哥原话,没有一个不是回头客”
- q! V# n) ?+ f; P“哈哈哈,穗哥你到底是直男还是gay啊,我都看不懂你”歆捏了捏我鼻子。, `' }. h9 u+ S% J  c
“我真是gay,我骗过你么”2 y: r' p% ~: E8 c
“对对对他是gay,他口活可好了...”
. `& D2 j. V; W$ u“啊?那你俩到底什么关系啊,好乱啊”" F7 _. |7 K$ m* q) b3 C
“你要听么,我慢慢讲给你听”磊哥邪魅一笑“不过你要坐上来我才跟你讲”
9 w. l3 q* P# O$ T& W3 p我一看,好家伙,磊直接把篮球裤退下一截,贴肚皮的大弯屌涨硬涨硬的,顶着歆的牛仔裤。
% g+ U0 Q* H& Z& V歆没有拒绝的意思。
4 L3 `; ^8 S$ |" ~1 m& \3 l5 M/ B磊用手打开歆的牛仔裤,歆的逼早就淌水了,没有费丝毫力气,磊的鸡巴就滑了进去。酒吧里靡音萦绕,烛光闪烁,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gay吧的角落,一对男女正在交媾。0 i, l8 X* X+ o0 }
接下来的1小时,歆在我腿上、磊腿上,轮流抱坐,轮流接纳着我们的鸡巴,听我们讲着大学三年来的淫事,包括我给磊深喉这样的基情桥段。歆也很坦诚,告诉我大学时候和外籍朋友有过一次三人经历,至今她也很回味那一晚的酣畅淋漓。. ?$ ?% V- {( B5 A! p
, P( K/ T" Q4 v$ j5 C" Y6 {
酒过三巡,我们打车回家,自然是带着歆回我家里过夜。
1 H- q9 l: V. Q2 C“你爸妈不在家么,要不开个房得了”歆还有有点不放心。  |/ i  u+ L% J3 \) n- ]' ~$ w; T
“没事的,我爸妈房间和我房间一个朝南一个朝北,你又不是不知道”: L+ z5 R+ K, N$ b1 D' {
“穗哥,回家的话,明天早上起床了屋子里出来3个人,你爸妈会没事?要不还是开房间吧,还能玩得爽”磊哥也觉得外面开房更好。+ F% F4 e; Z& H. l
“行,那就开房间,你俩谁带身份证了么,我没带”
- a- [7 g  r( r4 l2 r$ X“我也没带”
* w  x# Z9 R8 L& B1 F0 K“没带”
, O) t  @$ D* m. L“那先打车回家拿吧,家边上就有如家直接去开房”- W3 J  J" Q9 A3 {" a0 J! w
“行”
' h% c; _: `' g的士上,磊和歆在后排就按耐不住了,磊甚至直接把脸贴在歆的奶子上吸了起来,全然不顾司机师傅的存在。
. L8 y- v% ]5 N* m8 o1 A到家后,三人一起上楼,开门,关门,歆直接把我和磊的脸搂到一起,三张嘴亲在了一起。
( a% j( e/ x2 @真别说,和磊玩了不少女孩子,这还是头一回三张嘴亲在一起。8 h7 z1 ~2 ?# D9 I5 _! q
三根舌头互相喂送唾液,交错淫腻在一起,感觉妙极了,磊也是第一次这样,可以看出来,磊很享受,舌头竟然和我的缠在一起,几天前他还刚说接受不了和男人接吻,这会就直接舌吻上了。
) |( ?9 {! g+ c3 B9 y6 ~0 z时间似乎静止了,三张嘴巴粘住了一样完全无法脱离彼此,下面是六只手,两根鸡巴一张逼,搅和着,已经分不清谁在摸谁。
$ T1 }! b* S5 p% h/ H( u忽然这个时候,家里的灯亮了。
+ K% A8 F7 i: \' M“这么晚了才回家啊,赶紧睡觉去吧这干啥呢”% b$ R3 H8 e2 H9 u, F; R- h0 \- H
是我爸,穿着睡衣,一看就是起夜小便。7 }$ ^" B. k$ S% \) V7 v$ E
我手里的磊的鸡巴,以光速一般软了下去,当然,我鸡巴也是;歆的逼水,不争气得滴在木地板上,在这尴尬的寂静中,逼水滴答在地板上的声音,甚至都能清晰听到。
  i4 \! s5 n7 |5 K0 V$ F: u+ Z0 v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9-6 0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5 第一次,飞机,口交" i/ h" Q( `3 O, e/ ^* ^/ x3 o. O
4 E3 f; x2 U  i( d( B8 J
出柜以后,我对磊的感觉发生了微妙变化。9 ~! L3 @+ |% I1 Y3 p0 ~
一是我自己原因,我刚来北方是只做1不做0的,但大一下半学期交了一个活特别好的炮友,把我逐渐开发出来了,开始慢慢体会到做0的快感,在身体支配下,自己逐渐变骚;二是磊的原因,他是真的没把我出柜当回事,我俩关系反而更铁了。这里插一句,我和很多直男都出柜的,高中同学、初中同学,玩到一起的,到后面我都会选择性出柜一下,一是我自己性格,在最好朋友面前特别不喜欢装直男参与他们讨论女人的话题,二是我出柜目前100%成功,真的一次都没闹僵过,经验只有一条:不要真的喜欢上直男,你就把他们当兄弟,当玩伴,然后告诉他:  q2 O& L. I; V% P! K! Z; U
“穗哥我喜欢男人,今天喝了点酒,把你当兄弟,才告诉你的!你要有认识的拉拉,一定要靠谱的,千万帮你穗哥物色一个,好让你穗哥假装结个婚和家里有个交代。”: t0 T, b& `/ v% E) b" T
这句话真的万能,所有听到这句话的直男在我出柜以后,和我都更铁了。" u. o2 e& f6 Q

( D) M3 {/ ^5 x磊也是,自从知道我是Gay,他开我玩笑更肆无忌惮了,还好我也是能接住玩笑的人。这里也和坛友们分享下怎么对付直男的玩笑。
$ B6 H3 d$ N! Y1 g5 u4 h  G, F比如磊在很多同学面前开我玩笑时候:! _! Q3 z, e" G, c* ^% B% M
“小穗穗,是不是菊花又痒了,晚上洗干净了等爸爸干你”% ^& ?; i. W6 t: ^
千万别慌,人越多就越要这么说:
5 Z& t- I+ g" N# [0 Z# s2 m2 f; Q; Q* L“得了吧你那3厘米小牙签我又不是没用过,捅了一晚上都没啥感觉”1 z! ^( ^+ Z5 v: V! P
或者7 T2 R* F9 n$ z" x
“求求你别洗了,我保证把屎拉你那小破鸡巴上恶心死你”
# k9 F) U0 `4 N2 V5 v. p' p/ y* [反正本着一个把玩笑开大的原则。
; x# u: W3 L& U, o" \9 K
3 q$ j# j- ?4 T) v9 b1 |但,如果他是和你一个人时候开玩笑:
( ~2 Z( {  C' i' g" L2 w! j4 J“小穗穗,是不是菊花又痒了,晚上洗干净了等爸爸干你”
8 L0 f7 c7 l& ~8 i$ C这时候就要暧昧一点了:  c. z; L5 b' q/ a4 t6 x
“别等晚上了,我现在就去洗,我马上把我男朋友休了以后认你做老公”
% t8 f! t5 T, F/ y0 e1 p9 O$ n差不多就这样,骚一点,给足直男面子。; Q$ j+ i+ E& Z, ^9 u1 l' C" f
# V$ H2 p5 [7 Z+ L' a; g& t
言归正传,大一马上结束,期末要考游泳,磊这游泳是真的拉跨,一学期教下来压根没学会。我这边因为小学时候报过暑假班,加上南方游泳机会多,所以还凑活。, L, u; }# R  B1 J2 [4 K
考试前的周末,磊拉着我去学校游泳馆临时抱下佛脚,我很开心得答应了。; N7 Q  R5 t' v( s
为了不影响白天去网吧玩游戏,我们赶着早上6点游泳馆刚开馆就去游的,是的,就是这么早,警校生活都是6点起床,游泳馆也是6点开门,我记得清清楚楚。练游泳的过程很乏味,基本都是我用手托着磊的肚子当作支点,然后教他怎么游。游了快1小时我感觉这辈子也教不会他游泳了,真的废柴,他也感觉出来了,自己躺平算了,于是就草草结束。% H8 s% ^+ x0 z5 U
游泳馆澡堂分两个小房间,由于是夏天,但游泳馆还是用的热水,所以第一个房间里跟蒸桑拿一样热得不行,在我建议下,我们去了第二个小房间,冲起了凉。
5 x  A( G. ~4 n: k北方初夏的晨光从房间顶部的小横窗照射进来,把磊分成两截,小腹以上是阴,小腹以下是阳,咪咪小眼,三折抬头纹,浓密到外溢的腋毛,粗粗的大腿撑起三角泳裤,中间的大包一鼓一鼓。插一句,能让我正面欣赏身体,还得感谢北方兄弟的“好习惯”,去了北方以后我发现,北方人洗澡,都喜欢身体朝外,甚至翻开包皮洗鸡巴这种动作,也是面朝堂子里的人群做,丝毫不避讳。这在南方是不可想象的,南方人去澡堂洗澡不要太害羞,不脱内裤的就不提了,就算脱了内裤,也一定是身体对着墙、对着碰头,有人和他聊天也绝不转身的。
" k! E6 J8 ]) c8 C我看得有点入迷,虽然和磊一起洗澡快2个学期了,但还真是头一回二人世界共同沐浴,也是头一回在CG感十足的光线下,欣赏磊的身体。我有点硬了,不过好在穿着泳裤察觉不出来。磊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觉到我在看他,毕竟我在暗处,他在光照的明处。他先是脱下泳帽用水冲洗,然后脱下泳镜,仔细清洗镜片内测和外侧,最后他对着我的方向把三角泳裤脱了下来。
* G5 p. Q6 l( S" u' x( q他竟然是半硬着的,包皮都褪下了一半。) k7 O# E3 c2 \. n: k" y( X6 k( ~
我的Social第六感告诉我我应该上了,于是大踏步走上去
# D* f4 v- O8 |, z' T% x“小磊子,不争气啊,第一次和我二人沐浴,你就硬了,你真是直男么?是不是喜欢我啊”1 t# v1 b7 t$ p+ _- l% g
这种时候必须贼喊捉贼,气势上压着直男。; Q" P% H+ a( t0 l  p/ l; K3 `
“操你妈都赖这三角泳裤太紧了,一直磨我鸡巴头。还是你推荐的买三角的,是不是你就想看我硬才骗我买三角的啊”. T$ P" ~) ]) s% |# B7 ^8 z: s
“拉鸡巴倒吧你硬起来我又不是没看过,有一次半夜起来撒尿看你硬了我还比划过呢,小鸡巴和我比起来差多了”
  j* X7 e% K& Z0 }4 n4 \6 h“来劲儿了是吧,来,我还不信了没你鸡巴大”* e5 y. O; s. l" m, I
磊直接过来扒拉我泳裤,这是我没想到的。不过后来磊告诉我,他颜值不算高,家里条件也一般,他说西北人在村里,小孩时候就爱比鸡巴大小,他是村里几个小孩里鸡巴最大的,他说高中看上他的那几个Gay叔也是喜欢他鸡巴,特别爱吃。当时我说他鸡巴小,他真的不服气,所以就来扒我裤子。  w1 T1 a5 ?, H# J" G0 ~0 U
+ B) S' v& K2 `8 g9 |7 l& q
我求之不得,直接把泳裤脱了下来,这回我已经全硬了,一根18厘米,拇指食指刚好握住的鸡巴,直挺挺得出现在磊面前。
, ~+ \" k4 v/ n* d. w9 j7 h8 s磊有点慌了,竟然开始撸自己的鸡巴,可爱得像个孩子。6 a/ H0 P- a! A, c* N
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磊哥,你这是干嘛,还真要比大小啊,要我帮你撸么”7 L; @, W0 o' ]" A1 J; k" }% ?
“别了,你撸我我会软的”( t) n# h7 v2 J) p  C* l
只见磊的鸡巴从斜向下45%开始逐渐变长变粗,也变翘,甚至于马上要贴到肚皮。
% y9 F, }. \7 A4 c0 ?9 e$ c4 ~“磊哥你鸡巴这么翘啊”7 Z* A9 o2 m$ M- s1 ]$ ~
“是啊,用过的都忘不了”
0 Z. d0 H" s1 J$ D0 i+ x“操进逼里那不得小喷泉啊”
5 }- ^& A5 W3 H' a* b% Y5 g3 F5 s0 z“是啊,沈音那姑娘就被我操得湿了一张床单,就你上次见过那女的”- G+ q6 ?5 }; |) R, x  \( f
“我也把女人操得湿了一床单过,哈哈”1 o9 f% P: x& Z# v# o' q
我加速撸起来自己的鸡巴,磊也加速撸了起来。9 R" N4 S. a& E+ F4 u3 a0 Q( E
“没毛病,穗哥你这根够大的”,“唉不对,穗哥你不是Gay么,怎么还操过女人”
* Z% W  V. T6 g# L  ^“有女孩子勾引过我呗”# T$ o: V0 r7 ]1 r1 w
“我也是,初中就有Gay勾引过我,后来操过屁眼子”
4 G; f% w+ }& o5 z( p磊重重得撸了一下,还抬头对视着我,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“穗狗子你怎么不撸了,这么快就要射了么,菜逼”
. f1 V: ]- r2 ]/ A5 [& H# M0 C我着实被惊讶到了,因为之前他没提过自己有过同性性行为这事。& j, B7 x, ?' f- B$ |3 N8 d
惊讶之余,我忽然就放开了,在一股巨大力量的推动下,我凑了上去0 ]( E. @6 F0 J/ ]1 x
“嘘,别说话,把眼睛闭上”6 g  `1 H+ q" S  p
磊闭上了眼睛。& j; C3 m; j: i, P7 h" x8 }9 v+ T
我蹲了下去,把磊的双手从他鸡巴上支开,用嘴深深含了进去,把鼻子扎进磊的阴毛里,就算刚被水冲刷过,我还能闻到一股浓郁的男人的骚味,磊的包皮很长,完全勃起还有一半龟头藏在包皮里,我用舌头慢慢翻开,仔细品尝。磊的鸡巴真的很翘,自然状态下全硬时候是贴着肚皮的,我用最叼着,能深切感受到龟头的弹力,顶着我的上颚。
8 V) Y( F( j7 ?5 O" R0 G一切那么安静,没有人说话,只有浴室里流水的声音,晨光照在我脸上,我抬头往上一看,期待着磊睁开眼看着我的样子,可惜了,当时他确实只闭着眼,很享受,但没有睁眼。
9 H9 a$ R0 C; I+ A1 Y9 F% E; C' v; f5 |) U: ^9 w0 i7 T
忽然,外面传来了声响,看来是有人结束游泳来冲澡了,我赶紧起身,磊也迅速转身,我俩的鸡巴瞬间都软了下去。- G; ]& z1 I" w$ \2 X3 K
磊过来给我搓背,悄悄问我& ], ?3 a$ E  N/ e
“怎么样,好吃么”3 k0 L% A9 }/ h
“我吃啥了?我是在量大小,你不是要比大小么,我刚量过了,一样大”$ p/ r4 B1 W7 n7 B+ E
“操你妈占了我便宜还嘴硬”  a% e( F( ?. o
“哈哈哈哈”5 B( Q1 F' g/ u: |3 N
就这样,和磊的第一次性行为结束了,我俩都没射,也没正经比大小,后来比过,确实一样大,连粗细程度都很像,只不过我的前细后粗,磊的中粗后细。磊的更翘,我的更直。
发表于 2022-9-1 12:2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继续更新
发表于 2022-9-1 1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 真行继续更新
发表于 2022-9-1 1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喜欢这种
发表于 2022-9-1 21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good story
发表于 2022-9-2 01:3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的假的啊,看着好爽
发表于 2022-9-2 01:4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加油上
发表于 2022-9-2 0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快发快发,喜欢看
发表于 2022-9-2 02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来已经看过很多离谱的故事了,谢谢你,楼主,让我的三观再次受到了冲击,不过我喜欢看,速度更新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搜 同

GMT+8, 2024-4-15 09:47 , Processed in 0.022417 second(s), 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23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