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 版 论 坛 使 用 答 疑
搜索
查看: 10795|回复: 9

[激情 H文] 皇帝干死小和尚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8-22 2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/登录后可以看到图片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(Register/登録メンバー/회원가입/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ียน)

x
本帖最后由 mayuxiang 于 2021-8-22 20:22 编辑 , F/ f8 Z, |8 y. b9 P1 u; B$ Q
7 ^, T7 T4 J8 g) R
      话说唐朝年间,少宗皇帝出宫去五台山紫竹寺进香祈福,礼毕之后主持长老将少宗引入禅房正室休息,并吩咐拿出珍藏的上等好茶。少宗经过祈福大礼,略有疲惫,正有些口渴,见上了茶便要伸手过去拿,却忽见端茶人的一双白皙玉手,白皙柔滑。少宗抬头一望,之间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和尚,生得皓齿明眸,摸样好不讨人喜欢。小和尚见少宗盯着自己看,脸上顿时多了一抹绯红,羞涩的一笑,转身退出堂去,举手投足中流露出一股风流姿态。少宗看在眼里,哪里还顾得上喝茶,心中顿时起了淫念。

原来这少宗自幼就好男色,尤其喜好摸样标致的少年。此刻见了这般风流的小和尚,自然不肯轻易放过机会,于是转身对主持长老说:“大师,朕此番劳顿,觉得有些困倦,不知可否借宝刹小睡片刻?”“哪里哪里,施主请入内室休息。”主持长老自然不敢怠慢,急忙起身相让。你们不必跟去了,也都退下休息去吧。”少宗对随行的太监大臣说道,转身又对主持说:“大师也请留步,就让刚刚奉茶的小师父带路吧。”主持长老连连点头,连忙吩咐叫来刚才的小和尚为少宗引路。这小和尚本是一烟花女子的私生子,出生后被生母放入木盆弃入江中,所幸被主持长老所救,取名江流,在寺中修行已有一十五年。因生得相貌俊秀,惹得一些好色的师兄弟们垂涎,久而久之,自然有些苟且之事。这江流生性风骚,对龙阳之事也乐在其中,经常在寺院僻静之处与师兄弟们交欢,行迹甚是放荡。

      江流在前面引路,少宗紧跟其后,上下打量着他的背影。虽然僧袍宽大,却也挡不住江流骨子里的风流气息,少宗的目光掠过他小巧的耳垂,贪婪的在他如凝脂一般白皙光滑的脖子上来回的游荡,心中一团欲火也越烧越旺。江流将少宗引入大殿内室,服侍少宗躺下,正要退下,却被少宗唤住。“小师傅,朕今日过于劳累,双腿有些酸痛,不知小师傅可懂推拿之术?为朕解解乏。”这江流本以为皇上不过是个糟老头,今日相见方知是个体格健硕的中年男子,而且气宇非凡,比起寺中那些个愣头青的师兄弟们,更是多了一分成熟的阳刚男子气息。在禅房奉茶时便发觉对方似乎有意,后来又被要求单独引路,这更是让江流满心欢喜,刚刚服侍少宗就寝时,两人有意无意的碰触更加肯定了江流的想法,一个落花有意,一个流水有情,自然一拍即合。于是江流娇羞的一笑,侧坐在榻上,捧着少宗的大腿推拿起来。其实江流哪里懂得什么推拿之术,不过是在少宗的大腿上乱揉乱摸,少宗也不在意,任凭江流动作。
      江流的双手一路向上,抚摸至少宗大腿根部,眼见他胯下已经微微隆起,却故意问道:“施主的酸痛可好些?”少宗听出话语中的挑逗,于是伸手抓起江流的手,向自己胯下引去:“小师傅,朕这里也有些涨痛,不如请你也推拿几下。”江流会意,遂扶着少宗的龙根揉搓起来。江流的柔软的双手隔着少宗的裤子抚摸着他半软的鸡巴,没过多久就把少宗挑逗得气息沉重,周身燥热,胯下的鸡巴早已一柱擎天。江流笑道:“施主,您这里越发得肿大了。”“小师傅,你快给朕瞧瞧,可要紧不?”少宗也顺水推舟。“想必是施主火气太胜,小僧就来帮施主消消火吧。”江流也有些按耐不住了,流露出轻浮的本色。
      江流三两下褪去了少宗的裤带,一根昂首挺立的大鸡巴随即从少宗的裤子里弹了出来。江流一看,心中暗喜,皇上不亏是九五至尊,连胯下之物都大于常人。粗壮的阴茎黝黑发亮,紫红色的大龟头上沾着些许淫液,泛着诱人的光芒,足有六寸来长,江流那些师兄弟们的家伙和它比起来可说是小巫见大巫了。江流见了不由喜上眉梢,将这根滚烫的大肉棒握在手里,还没等少宗回答便一口含进嘴里。少宗只觉一团湿软温滑的东西紧紧的包裹住了自己的鸡巴,一阵阵舒爽从胯下传来。“哦……”少宗呻吟起来。这江流是何许人也,自懂事起便懂得这房中之事,平日里经常与师兄弟们淫乱,嘴上功夫很是了得,今日他有幸服侍皇上,又是如此一根硕大罕物,自然分外卖力,捧着少宗的大鸡巴,或吸或吹,或舔或含,手中也跟着动作,把少宗爽得如飞入九天云霄一般。
      少宗没想到这小和尚的口活竟如此了得,他在宫中也常常被嫔妃们用嘴服侍,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让他酥爽。江流的小嘴紧紧的吸着他的龙根,灵活的舌头在他的龟头上翻转磨蹭,舌尖不时挑动着他的马眼,搞得他的淫水四溢。少宗心中欲火中烧,想把自己的鸡巴探得更深,他伸手抚摸着江流的光头,轻轻的向自己胯下按去。江流明白了少宗的心思,张大嘴,将少宗的大鸡巴深深含进嘴里,并一点点的向里送,直至整个鸡巴没入口中,此时少宗的大龟头已尽数插入江流的喉咙深处。江流虽然曾经给师兄们展示过自己的深喉功力,但今天却是第一次吞下如此硕大的鸡巴,不由有些吃力,一阵阵干呕,只得将肉棒从口中吐出,随即又一次吞入……反复几次,已经变得得心应手。
      几次深深的吞吐让少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这是他在后宫嫔妃处所没有享受过的。他的胯下一紧,一阵酸麻从腰眼窜出。此时江流正巧刚刚含入他的肉棒,准备向下吞,少宗胯下猛地向上一挺,整个龟头又一次滑入江流的喉咙,随即一股灼热的琼浆从马眼喷射而出,尽数射在江流的食道壁上。江流只觉得胃里一热,随即又是几波。他急忙将少宗的大鸡巴抽出,含在嘴里吮吸起来。少宗一口气射了十余股,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,胸中的欲火渐渐平息下来。他低头望去,只见江流伏在他的胯下,正捧着他那根半软的大鸡巴,舔舐着上面残留的汁液,吃得津津有味。少宗自成人以来也算身经百战,和后宫的嫔妃,身边的小侍卫们云雨数次,从未有人能只用一张嘴就让他达到高潮。这小和尚口技如此了得,在他射精之时还含着他的鸡巴大力吮吸,少宗那最后几股精液竟不是射出来的,而是被他吸出来的。
      江流将少宗皇帝的大鸡巴舔得干干净净,然后放回到他的裤子里面,又帮少宗盖好被子,服侍得妥妥当当。“小师傅也辛苦了,来,陪朕一起歇息会。”少宗把里面半扇床榻让了出来。江流没想到少宗会这么快就泄了,不由有些失望,此刻他后庭瘙痒难耐,全身如百蚁钻心一般。见少宗让他上床,自然欣喜若狂,遂褪了僧袍,一骨碌爬上了床。“如此盛夏,小师傅何不将内衣裤也褪了去?”少宗边说边伸手过去解开江流的内衣。粗布僧衣一除,露出了江流白皙的身体。只见他雪白的肌肤光滑动人,犹如凝脂一般。身材窈窕却不纤弱,肌肉紧实却不粗壮,润滑饱满的胸膛上耸立着两粒粉嫩的小乳头,平坦的小腹下面一丛浓黑的阴毛,鸡巴早已涨得半硬,随着他的心跳一动一动的,粉红色的龟头上沾满了晶莹的淫液……
      少宗没想到在这山野隐寺之中竟有这等尤物,不由得看出神了。“施主也把衣裤除了吧。”江流见少宗望着自己的裸体出神,不禁又羞又喜,娇声说道。“好,好。”少宗回过神来,连忙答应着,三下两下脱光了自己的衣裤,露出健硕的身体来。少宗皇帝自由习武,练得一副好身材,厚实的胸肌,坚实的手臂,沟勒分明的小腹,以及胯下那根半软半硬的大鸡巴……这一切看得江流浑身瘙痒,兴奋万分,马眼里的淫液一股接一股溢出。少宗把江流揽在怀里,双双躺下,二人谁都没有要休息的意思。江流侧卧在少宗怀里,把腿搭在少宗的腿上,在上面轻轻的来回磨蹭,不多时又将自己的鸡巴贴在少宗健壮的大腿上,扭动腰肢,摩擦起来。汩汩淫液瞬间浸湿了少宗的大腿和床褥。少宗见他满面春光,知道他色心正旺,于是一边低头吻住江流的嘴,一边伸手在他的胸膛上揉捏起来。
      江流把少宗的舌头迎入口中,用自己的舌头与其翻转摩擦,搞得少宗津液四溢,尽数吐于江流口中,江流又吮又吸,大口大口的吞咽。少宗见江流如此清秀外表行径竟如此淫荡,刚刚熄灭的欲火不紧再次燃烧起来,翻身将江流压在身下,把嘴凑到他的胸前亲吻起来,时而用舌尖挑动乳首,时而将乳头整个含在嘴里吮吸……两只大手也肆无忌惮的江流身上来回抚摸。少宗粗糙的手掌摩擦着江流嫩滑的肌肤,这让两人都倍感兴奋。江流此刻已经浪做一团,喘息着扭动着身体,轻声呻吟起来:“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…”江流淫荡的声音让少宗欲火中烧,伸手握住江流的男根,却发觉上面早已布满爱液,他这一抓更是几股淫液溢出。少宗心中暗想:这小和尚的身体竟然如此淫荡,淫水之多竟比女子更甚,真真是个天生让人骑的淫娃。“啊……哦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”少宗的套弄让江流全身颤抖,高声叫了起来。
      少宗一边吮吸着江流的耳垂,脖子,一边大力套弄着江流的鸡巴,不多时,江流就已全身潮红,犹如盛开的桃花一般。江流只觉得全身酥麻,尤其是后庭更是奇痒难耐。“施……施主,人家后面好……哦……好痒……您快……给人家……止止痒吧……哦……啊……”江流满口浪语。少宗见状,便伸手向江流的后庭探去,分开江流那紧实饱满的双臀,把手停在了小穴的洞口。此时江流的小穴像一张小嘴,一张一合,饥渴的期盼着少宗的灌溉。少宗借着手上江流淫液的润滑,将中指插入江流的小穴之中。“啊……”江流呻吟着把双腿分得更开,好方便少宗的动作。少宗见江流的小穴紧紧吸着自己的手指不放,便知这淫荡的小和尚并不满足,遂将食指也一并插了进去。“啊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江流配合着少宗手指的插弄,也扭动起自己的身体来。
      少宗见江流一副淫荡摸样,心中一阵骚动,低头吻住江流的小嘴,开始贪婪的吮吸着他的舌头,他的唇……同时也不忘手中的动作,用手指在江流的小穴中飞快的抽插起来。江流感受着上面和下面两张小嘴的侵袭,竟十分受用。心想这少宗皇帝果然是个房事的老手,技术非凡,只是不知他那龙根是否还能梅开二度。江流心里想着,伸手向少宗胯下探去,不由心中一惊,随即大喜。原来少宗的大鸡巴在江流的挑逗下早已直挺挺的硬了起来,其坚挺程度与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江流急忙把这根大肉棒抓在手里,套弄起来。少宗见江流抓着自己的鸡巴来回套弄,心中便知这小淫娃已经等不及了,于是故意抽出手指问道:“小师傅,身下可还痒么?”
      江流正品尝着少宗的舌头和手指,一时间两样东西都抽离了自己的身体,顿时觉得全身空荡荡的,体内那股骚痒越发得难耐起来。“施主……别停啊……人家……人家还痒……”江流瘫软在少宗身下,娇喘着说道。“不如用朕的龙头棒帮你止痒吧。”少宗笑道。“龙头棒?”江流不解,只见少宗向自己身下使了个眼色,江流向下望去,忽见一根硕大的鸡巴正昂首挺立,随着少宗的心跳而抖动着,心中便明白了少宗所指,于是脸一红,故意挑衅说道:“施主这根巨棒的确世间少有,却不知您棒法如何,可为小僧止得痒否。”“那就让小师傅领教一下朕的棒法吧。”
      少宗听了哈哈一笑,将身下的江流双腿举起,扛在肩头,抓了把江流的淫液抹在自己的大龟头上,然后对准江流的小穴,下身向前一挺,只听得“扑哧”一声,整个大龟头竟全数插入。“啊——!”江流的后庭虽然阅屌无数,但却从未插入过如此巨大的鸡巴,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身下传来,不由惊叫起来。小师傅觉得朕的龙头棒如何?”少宗看着江流那张因痛苦而扭曲的俊秀小脸,一股征服的快感由心底而生。“施主,您……您的家伙太大了,快……快拔了出来,让小僧……缓一缓……啊!”江流哀求道。但此时少宗已是精虫袭脑,哪里肯听,就势又是一挺,硕大的大鸡巴几乎全部插入江流的小穴之中,只剩一小节还留在外面。“啊……啊啊……施主……快……拔出来吧……”江流在少宗身下痛得全身紧缩,不住的抽搐。

少宗见江流收紧小穴,此时已无法继续插入,便哄他道:“小师傅,你夹这么紧我如何拔得出来?你将小穴放松些,我拔出来便是。”江流听罢遂将全身放松,等着少宗将鸡巴拔出,怎料他又是猛的一挺,整个大鸡巴尽数没入江流小穴之中。一时间,江流只觉后庭有如插进一根烧红的烙铁,又烫又涨,疼得叫了起来:“啊!啊啊——”少宗整个人俯在江流身上,用嘴封住了江流的唇,随即把舌头伸了进去,在江流的嘴里搅动着……江流的疼痛渐渐被这温柔的爱抚平息了,他搂住少宗的脖子,开始吮吸少宗的舌头。此时少宗的大鸡巴仍然插在江流的体内,他能感觉到这根硕大的肉棒涨满了他的小穴,正随着少宗的心跳一动一动的。“施主……您……动一动吧……”江流吐出少宗的舌头,一脸羞涩的说道。少宗看他满面桃花,心想:这小和尚竟是天生的淫娃,要知道在宫中的那些个妃嫔侍卫,第一次服侍朕的大鸡巴的时候哪个不被痛得哭天喊地,要死要活?这小浪货竟然这么快就适应了朕的大鸡巴,还主动要朕插他,果然是个欠干的尤物。

      少宗俯在江流身上,放开江流的双腿,把他整个人紧紧的搂在怀里,动起自己的大鸡巴,慢慢在江流的小穴里抽送起来。“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施主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江流的双臂环在少宗颈上,随着少宗抽动速度越来越快,他的呻吟声也逐渐急促起来: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哦……施主……好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您好会插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”少宗的抽插时快时慢,九浅一深,爽得江流淫声浪语不断,呻吟声不绝于耳。这叫声让少宗倍感兴奋,江流的小穴又紧又热,包裹着他的大鸡巴,他每次插入,小穴就一松,他每次抽离,小穴就一紧,江流的小穴如同一张小嘴,死死的吸住了少宗的大鸡巴。这让少宗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他的喘息声也逐渐沉重起来。
      少宗抽插了约有三五百下,停了下动作,龙根并未抽出,却抱着江流坐起身来,让江流团坐在自己怀里,此时二人已是大汗淋漓。“小师傅,你也动一动,让朕休息下。”少宗抱着怀中的江流,用双唇在他的胸前摩擦着。江流会意,搂着少宗的肩膀,上下动起腰肢,使少宗的大鸡巴在他的小穴中继续抽插起来。江流一边运动一边把嘴凑到少宗的嘴边,把舌头吐入少宗的嘴里。少宗含住江流的舌头,贪婪的吮吸起来。二人相拥而坐,时而江流动,时而少宗动,少宗的大鸡巴在江流的小穴中飞快的抽送,交合处淫液泛滥,床榻被褥已湿了大片。没过多久,少宗只觉腰中阵阵酸麻,自知快要射了,于是再次将江流压在自己身下,紧紧抱在怀中大力抽送起来……江流也察觉到小穴中的大肉棒越发的涨硬,于是也紧紧抱住少宗的臂膀,尽力分开自己的双腿,准备迎接少宗的激射。
      少宗一边大力抽插一边吻住江流的嘴唇,江流张嘴将少宗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,大力的吮吸着……少宗的大鸡巴在江流的小穴中来回进出,每一次插入都插得全根尽没,每一次抽出都抽到只留半个龟头……两人干得天昏地暗,身下噼啪作响。这响声中还夹杂着二人的喘息声,呻吟声,房中景色好不淫乱。随着少宗的一阵猛烈抽插,江流含着少宗的舌头发出一阵低吟,少宗只觉得包裹着自己鸡巴的小穴一阵紧缩,随即小腹处一股湿热,低头望去,竟是江流的鸡巴一泄如注,随着少宗的抽插一股一股的喷精。少宗心中暗惊,这小浪货竟然被自己插的射了,之前只听说男子后庭被插至高潮时也会同女子一般泄精,但从未得见,今日在这山寺之中却开了眼界。
      少宗的大鸡巴原本就已蓄势待发,如今被江流的小穴这样一吸,一股热浆迸射而出,尽数射在江流的小穴深处。随着少宗的几声低吼,他的大鸡巴如同泄洪一般,在江流的小穴中喷射开来……“哦——啊啊!”滚烫的精液喷射在江流的肠壁上,引得他大叫起来。少宗抱着江流射了十余股,最终精疲力竭的俯在江流身上,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……不多时,少宗渐渐软掉的鸡巴从江流的小穴中滑落出来,带出一股白浆。少宗这才翻身从江流身上下来,躺在榻上。 “施主的龙头棒果然了得,插得小僧甚是舒爽。”江流转身过来,靠在少宗怀里。“小师傅的后庭花也让朕很是受用。”少宗笑道。江流羞涩的一笑,将头埋于少宗胸前。二人经过此番激战,满身疲惫,遂相拥而眠,小憩了片刻。江流这才重新穿戴整齐,退出内室。次日,少宗本该班师回朝,但因舍不下江流,硬是找了个由子在紫竹寺住了下来,而且一住就是三日,这期间自然是由江流贴身服侍,二人更是夜夜淫交,浪荡不已。第四日,随行太监大臣又是几番奏请,少宗这才依依不舍的别了江流,起驾回宫了。
发表于 2021-8-24 13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分享dgyt
发表于 2021-8-24 1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太精彩了,难得的好文章
发表于 2021-8-24 22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楼主分享
发表于 2021-8-24 2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没带进宫里去?
发表于 2021-8-24 22:3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淫乱
发表于 2021-10-6 12:3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种古文的代入感有点强,辛苦了
发表于 2021-10-6 14:3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吧
发表于 2021-10-26 0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啧啧啧,顶
发表于 2021-10-26 08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哈哈,写的不错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搜 同

GMT+8, 2021-12-5 00:13 , Processed in 0.026453 second(s), 9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