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 版 论 坛 使 用 答 疑
搜索
查看: 208667|回复: 295

[激情 H文] 新来的民工兄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1 0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/登录后可以看到图片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(Register/登録メンバー/회원가입/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ียน)

x
出差几天回来,赫然发现小区一栋楼已经架好了脚手架,自己的宿舍楼也架到了二楼。我拖着行李问楼下大妈,大妈说是市里安排给我们小区做楼体保暖,要有那么半个月折腾。我撇了撇嘴,这安全系数,可得小心点儿。
, M' s. t- ~8 R9 ^' r5 Y3 p) d0 b8 p7 @+ _
把行李放到楼下储藏室,我掏了根烟抽起来。这时,几个民工开始往这边抬脚手架了。我斜眼一看,唔,一个年轻的民工一下子引起我的注意。他个子中等,不算壮,穿着一件工作背心,里面一件薄t恤,两手抬着两个架子,胳膊圆鼓,一看就是常年干体力活干出来的。单眼皮,脸清瘦,眼神单纯。俺的菜啊!!我禁不住盯着他上下打量,他显然也看到我了,有点儿胆怯地看了一秒忙低下头,认真的搬着。后面是一个三十多的壮汉,个高黝黑,动作熟练多了。我又望着他,他接上我的眼神,不但不躲闪,反而打量我,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嘴角一咧,坏笑了一下。我心一紧,该不是同道中人吧。
) P3 E  B, [. }( L9 x2 F0 [: K* a7 t2 N$ ]
晚上健完身,小区门口有几个集装箱改的简易工房,是给这些干活的民工临时搭建的吧。我注意看了下,条件是一样的艰苦。工房里已经没有灯了,估计是已经睡下了。忽然,我看到门口整齐地摆着一排鞋,有布鞋,也有几双旅游鞋。我开始不镇定了,小腹有点儿发热,这些爷们儿的大鞋好像有无限的吸引力,把我往那边拉。我四顾无人,慢慢向那些鞋走去。
发表于 2018-10-2 0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goodgoodgood
发表于 2018-10-1 0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,期待下文!
发表于 2018-10-13 1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哇,楼主要被两个蜀黍玩了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20 1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大蘑菇头真不是盖的,我就这么趴着,像只发了情的母狗喉咙里发出唏哩呼噜的呻吟声,左右摆动腰部,屁股来回转,只感觉他一直在门口就是不进来。操,我已经快要骚到顶了,再叫就不是母狗快成母猫了,要叫出娃娃声了。“叔,叔,快啊,骚逼要啊……啊……快……操进来……”他不做声,一直在顶我,我扭头一看,妈呀,怪不得进不来啊,那大蘑菇充分发育完成了!直径得五六公分吧!根本就没进来的可能!" z& ~  p! K2 i8 s  z

) _( R7 B/ G2 l4 n( c* l3 q' v我快哭了,心头被个猫爪子挠的几乎要炸开,我转过身子,一口就含住快把套子撑爆的大龟头,中年嘶了一声:“操,别咬,疼。”我忙放松了一下,嘴角都感觉要撕裂了。中年推我的肩膀道:“别吃,吃大了更进不去……”说罢,捏住我的嘴,仔细打量我的脸。我是仰头看他,那个角度看着他的单眼皮,高鼻子,小嘴,眼睛里放出来的光像是要把我吃干抹净,太他妈爷们儿了!“挺俊。”他面无表情的说了句。
+ A/ i  Q4 I. e- }2 u) o0 m
# t4 G1 D) m+ u$ [8 _$ E. m接着两根手指捏我的奶头,麻酥酥的快感一波波上升,那是我绝对的敏感带,我眯眼享受着,啊……爽啊……叔你就操死我算了……啊……# L( E. G/ w5 q* s$ }
4 V  R# Z+ Q+ Z  P# Y
冷不防他一把把我推倒,吐了口唾沫在手心,抹到大鸡吧上,龟头怼上屁眼儿,雄腰一沉,我头埋到被子里大叫一声:“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疼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死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了!!!”肛裂了吧!别出血啊!妈呀!& Z# V) f, }7 t( {
: s; ?6 t; X6 n- Q3 c
他一动不动,整个健壮的身子死死地压住我,我眼前发黑,大口大口喘粗气:“叔……叔……我不行了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我……没准备好啊……啊……”" f+ E3 A% r0 H. Z. M

& O6 q4 K: g5 n3 x/ H中年继续死压着我,在我耳边轻道:“别动,我不动,待会就好昂宝贝儿,嘘……嘘……”
$ v8 j$ p( U  J. N- u' m: u- q' K8 d3 [2 d5 W9 p& _
我听着他的安慰,居然有一点儿感动,何况体力不是一个数量级的,也就不挣扎了。他一只手摸到我身下,缓缓抚弄我的身子和奶头,就这样趴着。5 ~( D$ J4 @& ~" M$ }* a- w  M

* d( q9 @  c# E8 Z; e2 m慢慢的,屁眼儿没有刚开始那么疼了,他一根手指在交合处摸了摸,笑着说:“骚逼,没事儿,你还装啊,逼这么大还装。”
* f/ _7 U7 z- O4 z' p) i4 B% ?9 i, L& G4 J+ [
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,还笑着说,我也有点儿不好意思。1 S! N0 O: K% s. H# V& q: K

/ F0 y6 s. n: F" a2 o他开始小幅度动腰,我直觉肚子里像有一条大蛇,呲溜往里钻,钻一点儿我就觉得直肠被撑大一点儿,越发的痒,越发的想让它再往深处去。渐渐好像顶到头儿了,不动了,我反手去摸,乖乖,还有一段在外面呢!他轻声说:“再进点儿,操开了,为你好……”接着那大蛇开始在一个小门口往里顶,不像大门那么疼,可能是弹性更好吧,这么顶了顶爽的我又开始淫叫。6 [6 V$ i, h' T. J3 `( Q

5 f6 R1 O6 s, p  V7 t猝不及防,大蛇毫不守规矩地破门而入!他一下子就一插到底,整根没入!我又被操晕了,浑身筛糠:“妈呀……”大口大口呼吸,他忙箍住我,用尽力不让我四爪乱抓,又在我耳边道:“好了好了,操开了昂,好了,乖,好了。”8 x5 c% U& d+ C) e/ A# h7 Y
2 L' F4 k! g) V) U- ~
我眼角泛泪,真委屈啊~当个骚逼容易么!, X! G& P: o3 m9 Z0 O2 d0 l* q
0 F) o6 V! a# b/ D: r5 w3 j( z' X
唉,现在想想,这算什么啊,他这只是插,只是往里进,比起往回抽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5 17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junkiey 于 2018-10-5 18:28 编辑
( E% ?6 s* v/ p: c5 c( H7 _: b- S3 d
8 \) E( K" w3 Q  q别看平时聊骚时一副天下第一贱逼的德行,这种事儿还真是没干过。我咽了咽口水,脚还是不敢往前迈,转身去了附近的一个烧烤摊。
( C" ]. d0 x) Q" [# @3 Z2 {
9 J  H8 Y+ W( j- C+ c叫了些烧烤,点了几瓶啤酒。一边吃一边和一个之前的QQ好友聊。不知是酒劲儿还是聊得太high,浴火狂烧,偷偷把死硬的鸡巴摆了下位置,运动裤的松紧带定住大龟头,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,背起包结账出门。
% N7 Z+ U7 ]3 e* {$ m2 _
$ i( h$ ~, \5 i+ D3 q时间快半夜了。小区已经静悄悄的,那几个临时集装箱的灯光也灭了。
" w+ n; N- h$ d3 R
( }5 }: k- A6 M. W1 a9 S4 F6 u  ?+ d我四下张望了一下,酒壮怂人胆,小心翼翼地走到工房门口。几条内裤晾在外面,我扯下一条,闻了闻裆部,唉,香喷喷的肥皂味!这帮爷们儿,干嘛这么讲卫生啊,气死老子了。再看门口,是几双大鞋,我拿起一只最大的一闻,差点儿把酒全吐出来了,妈呀臭的简直要上天!想想也对,鞋可不能天天洗,不容易干。而且虽说我是骚贱的一比,喜欢舔脚,但仅限于洗过的大脚,这么浓的原味享受不了啊。8 K& ]$ D. V. e, C7 k+ B0 N2 W  k1 j
0 H1 E2 [$ G2 Q0 J
我再往旁边一看,忍不住要笑出声,是那个中年的紫红色T恤,我认得,上面居然印了一只米妮,邪魅地笑着。白天套着马甲看不见,估计平常他也不敢穿吧。我撩起一角,幻想着自己脱他的衣服,啊~~~~
% u# t# F0 ^2 y, ~2 a) r- I
) r; R! j1 l. c$ Q8 D/ q- w就这么折腾了好一阵,我有点儿不胜酒力了。算了,还在小区里,都是认识的,别作了。提起裤子回家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1 2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junkiey 于 2019-5-11 20:56 编辑 . G" @; c; V; D+ ]1 L

' T1 B9 }1 C$ C: u操他娘的,我被插射了!与其说是插射,不如说是自己把精挤出来了。我一阵狂抖,精液怒喷在我和他的身上。估计他是傻了,可能心里在骂遇到了个不耐零吧。我都不敢睁眼看他,等着自己慢慢平静。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劲儿来,眯着眼一看他,他在冲我笑。. \* v5 V) l9 y8 {( Q

) e4 `' C- G) R1 S他慢慢拨出那根仍然坚挺的大肉棒,扯掉套子,从旁边拉过枕巾给我和他擦精液。我可不好意思,手抓着他的鸡巴撸。他拉开我的手,说:“射了就歇会儿吧。”“呃,我没事儿,你继续操啊,没事儿,真的。”他躺倒我旁边,自己摸着鸡巴,说:“不操了,我现在操你你也没啥感觉了。”" i8 l- }; u6 u* ~2 Z
' Y% P8 O7 m. B0 `1 c% A# u( C5 }
我心想完了,肯定是不高兴了。我试探性地抱住他的腰,脸贴到他胸上,他也把我搂进怀里,轻轻拍我。唔,还好还好。就这样抱了一会儿,他坐起身开始穿衣服。我看了下表,操,才不到三十分钟。
) l0 C6 S6 e& p8 U6 a+ c1 }! P6 ?9 }8 F  A
他穿好,说:“我先走了昂。”4 F, C' _& {* ]! c, e6 H
( ?4 _9 o7 N0 Q
唉,能怎么办呢,我只能低低应了一句“哦”。
) b1 C% c- ?! y  Z0 Q3 J: O7 `/ M6 R& a
听着门被关上,我简直要抱着被子大哭一场了。想我一世耐零的名号毁于一旦,他肯定会跟壮汉讲,万一传遍他们工友之间……后果不堪设想!都怪自己一时大意,本来夹是为了让攻更爽快射,没想到把自己给设计了。唉,也只能说是学艺不精吧。& e5 K" t1 ^  U# g
5 B4 U, U( O0 }# H+ X
带着屈辱,我迷迷糊糊地竟睡过去了。
: u6 \* G9 s% N& `1 M% g- d
! c2 W% x  j$ S# M- q# q" _早上吵醒我的不是阳光而是叮叮当当的敲铁的声音。我昏昏沉沉地爬起身往外看,原来民工们已经开始新一天的劳作了。我冲了个澡,边回想着昨晚的那一段,鸡巴硬了一会儿又软下去。洗完澡我光着身子走出浴间擦头发,窗边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我忙把毛巾挡住胯部,仔细一看,果然是壮汉!他正在窗外打量,手上活不停,眼睛却在屋里来回搜寻。看到我,他乐了。4 b* L7 n" H# L

- h3 X) D9 j& \1 G" H' P! \# Z0 }2 H! N. c: a我也不矜持,继续拿开毛巾,擦头发,并慢慢走到窗边。隔着纱窗,我冲他点点头,他跨过一个木板,离我更近。8 O2 t/ a+ a/ b# b& j  M

& R9 ?) y' d, {1 D  P- r4 }“昨天爽了?”他笑的很淫荡。: [, g/ t8 D( }5 J% W( S$ L/ c
# e  \  j2 b9 Y6 H+ w
“呵呵,嗯。”我心里没底,不知道大刘有没有回去跟他讲。
0 n4 p$ W4 e% R$ n0 D! b( a' h3 f
“俺伙计说操你挺舒服的。什么时候~~~嗯?”
; c9 Y# Y+ J# @8 V# v1 H& n
  y6 k- P4 m( I8 P: X5 @心里一股暖流,看来大刘没回去告诉他。我一块大石头落了地,瞅着他说:“是吗?他怎么说我的。”
' {) ?2 Q( M. E& k, j
9 b# e) I/ L; l8 v$ k: T他歪头看了看,压低声音说:“说你屁股操起来比女的还爽,里面软和和的,把他直接弄射了。”我心里苦笑了一下,唉,那根依然坚挺的大鸡吧,那干干净净的套子,难为他了,帮我说了个大谎。% K: e; W; L3 F0 X+ s

7 _/ ?# R& F5 y我说:“说的这么直接?操,我可没那么骚,也没那么厉害。”口是心非了,我明显觉得小腹有点儿热,血流也往胯部冲。+ }) g) g/ A! q) l# j4 ~. O
+ s* C7 ^( H( h( J+ E8 `) d
他笑了,说:“骚不骚俺不知道,没试过啊。要不……”说着,他拉过一片泡沫板,几下解开了裤子……
/ K* p$ [  M" O7 w1 X% z7 f' |: j
! H4 k& x/ Q) g$ ?$ n- d我不禁佩服他的大胆,毕竟还是在高空作业。只见他的迷彩裤子下面是一条红色的内裤,36岁没跑儿了。那里已然是一把小雨伞,顶的老高,我也被他激起来了,索性探出身子扯下内裤。他那鸡巴又粗又大,遍体暗红,上面光滑晶亮,龟头儿更是粗大,四周一圈凸起,后有一沟儿,那头儿顶端尖上有一小缝,中间好像正渗出许多淫水,有光又亮,光中带润,润中透光,如火珠灼灼,我不禁惊叹他体力真是好,几下子就能硬成这样。/ |& P7 f" B9 q5 F/ |3 Z
- A. p3 h3 ^/ K
能不吃吗?这么可口的能不吃吗?我一把就抓住那根大屌往里拉,他忙叫道:“别别别,干活呢,干活呢。”“那让我吃两口啊,吃两口也行啊。”
+ c6 w! `  `  g& g) ~. m5 C: k$ @0 K0 c
他又四周看了看,站起来一步跨到窗台,跳进我房间。# k: L4 B8 X% M9 E7 m; R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0 20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别动,求你了,别动啊……疼啊……太疼了……是不是肛裂了……”2 M0 r( b& U$ C0 `8 G
“狠操一会儿就不疼了,要不你就一直疼。”他好像很有经验的说。“小逼挺紧啊……”说着他开始小幅度但很快速的抽插。
8 U! |4 ~$ _$ f2 N  Z+ O; y5 q我渐渐感觉逼里已经不疼了,也可能是麻了,屁股开始慢慢摇,他知道我开始发骚了,手指在我奶头上轻轻拨弄,我像通了电,过电一样抖动身体,双臂搂着他的头更疯狂地吻他,他似乎很喜欢这种控制感,不疾不徐地就这样玩儿我的奶头。我开始叫床了:“啊……爽……啊……对……捏我……舒服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”他一手撑着床,一翻身把我撂在床上,这一动让大鸡吧在我直肠里左右乱撞,我忍不住叫出声了:“我操……轻点儿啊叔……受不了……”他不说话,眼睛往下看我,两手搓我奶头,这个角度看他,棱角分明,眼睛在喷火,双唇抿着,刚毅又爷们儿。卧槽,帅,男人,让他操死也值了!
8 X" W5 {7 G0 p) x4 s$ a“不疼了?啊?”
6 B+ B0 e" C4 Z5 K$ A' ^1 m  ]; M& Z$ N- j* S5 ~& r
“嗯……爷们儿……操吧……操我吧……”
* X" T$ z+ f$ x& q
1 p" I- F6 P( ^4 L/ u“狗逼!”他说着一手把住我的一条大腿,往上一提,另一只手掰开我屁股,腰一挺大鸡吧狠操进去。我一声闷叫,手顶住他的小腹。他停在里面暂时不动,手指不停拨弄奶头,这绝对是我的敏感带,一波一波快感往上顶,屁眼儿开始不自觉地猛夹。
2 c7 x3 l6 e$ N) u+ M* l8 ?6 t; t+ E( N" q* {- J, j
“啊……”他呻吟出声了!显然他很喜欢这种感觉,我更加卖力地夹夹夹!他开始不老实了,腰前后挺,大鸡吧开始在我逼里窜动,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我已经被操的六神无主,还不忘夹逼,双手在他的结实胸膛来回扫,口中念叨着:“啊……啊……爽……上天了……啊……叔……操……啊……”他听着我叫床的动静更加疯起来,只听得交合处啪啪乱响……. I0 f- g+ a  ~/ [6 b% G3 V
+ l6 v: Q4 O+ s$ }# W8 D5 h
就在我们准备水乳交融更上一层楼的时候,你猜怎么着,就这么夹啊夹的,大龟头在前列腺上磨啊磨的,我一不留神,一股浓精喷到了脸上……& ~% Y$ c) o" w3 J5 k7 ^! x. F  [
发表于 2018-10-1 02:0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看继续啊,在线等
发表于 2018-10-1 02:0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怎么写这么点啊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3 1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声明一下,YY的,人是真的,但不知道是不是,“偶遇”好几次了。要真是,嘿嘿,断更,玩真的。
发表于 2018-10-1 01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分享
发表于 2018-10-1 04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继续啊
发表于 2018-10-1 07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就完了?
发表于 2018-10-1 15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更新
发表于 2018-10-2 08:3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想楼主继续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搜 同

GMT+8, 2021-11-29 11:04 , Processed in 0.014317 second(s), 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